口号里的八十年代

关注:0 次  更新:2021-11-8  口号里的八十年代

  口号里的八十年代首发时间:1981年提出者:北大学子地点:北京大学校园流传范围:各大高校校园

  1981年3月20日深夜,围守在广播边上的北京大学学生们屏住呼吸,等待中国男子排球队的最后战果。在争夺世界杯排球赛决赛资格时,中国男排先输掉两局,后又扳回三局,战胜南朝鲜队(当时对韩国的称谓),进入世界杯。赛果一出,北大11座宿舍楼里的4000多名学生全都跑到楼群间的空地上,沿着宿舍楼和未名湖边游行边喊:“中国万岁!”“向我国排球健儿致敬!”

  据《中国体育报》报道,这一口号来自原北大中文系学生刘志达,“谈及此事,刘志达淡笑言之,这一口号是他带头呼出的。这也是‘五四’时期北大学生的‘振兴中华’口号的延续。而共同的‘策划’还有同班的李春”。

  3月29日,中国男女排球队都来到北大,全校师生为他们庆功——男排队员都被举起来往前“飞”,女排队员则签名签到手软。

  首发时间:1980年提出者:陈云地点:北京流传范围:全国范围的媒体用语及民间口语

  在1980年12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说:“我们要改革,但是步子要稳。随时总结经验,也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听到后,对“摸着石头过河”表示赞同,口号里的八十年代并提出要“坚决地试,大胆地闯”,“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的翻译张维为看来,中国模式的一个哲学基础是实践。“这也是的主张,即摸着石头过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简单来说,“中国模式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与“摸着石头过河”一起构成改革开放三条经验的,还有“不管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政策的决策人做出决策,大家就应该无条件服从,无条件去完成”。现在,口号里的八十年代这三条经验依然不断成为争论中心。

  2012年5月,时任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的王荣就在《人民日报》上发了这么一篇文章:“当前推动改革比过去30多年任何时期都更加艰难。‘摸着石头过河’改革的时代已逐渐过去,理性改革和决策问责的时代正在到来。”

  首发时间:八十年代初提出者:无从稽考地点:无从稽考流传范围:以学校为主体的教育系统

  1980年,口号里的八十年代我国每万人口只拥有在校大学生16.4人,同期美国为542人,日本为207人,苏联为197人,印度为66人。1985年,我国每万人口拥有科技人员75人,而1980年的苏联为1100人,1978年的南斯拉夫为1400人,1979年的瑞典为2600人。

  1982年,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只占到我国劳动者总数的10.5%;高中老师里,有大学本科学历的也只有一半。在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的数据中,文盲半文盲占到23.6%。而在1979年的日本,5471万名就业者中,高中以上学历占到六成以上。

  七十年代末,我国教育经费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5%,除个别年份,从未超过3%,而同等经济发展程度国家的平均教育经费投入水平是3.3%。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八十年代,中国开始推进初等教育的全面普及。

  1985年5月15日至20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北京召开全国教育工作会议。5月27日,《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正式公布,将“发展基础教育的责任交给地方,有步骤地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同时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并改革高等学校的招生计划和毕业生分配制度,扩大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个富有时代特色的标语,现在依然挂在很多贫困地区的水泥墙上。口号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到九十年代,中国初等教育面临的主要问题,依然是占有全国人口2%的边远贫困地区适龄儿童,以及每年200余万小学生的辍学。

  首发时间:1985年提出者:刘勇地点:北京流传范围:全国范围的新闻媒体及民间语文

  1983年,即将从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刘勇选择穿上军装。1985年5月,22岁已成为高级军官的刘勇从南疆战场归来,参加共青团中央和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的“保边疆、献青春”演讲报告团。在给北京的大学生题字时,他写下了著名的“理解万岁”四个字。

  后来刘勇专门出了本书讲这个事儿,他在前言里写:“当时只有一个强烈念头,就是希望后方青年能够懂得同龄人在前线流血牺牲所蕴含的精神实质,知道绿色的军装里也有五彩的心灵。前线官兵们谈论理解,不是为个人乞求‘怜悯式的理解’,而是希望得到后方人民在更高层次上的理解。”1985年5月17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以“理解万岁”为题的专题评论,这个口号立刻传遍全国。对于口号的走红原因,中文系出来的刘勇分析得非常准确:“改革开放后,中华民族迎来了一个从未有过的生活巨变和观念碰撞时期,整个社会各年龄层、职业层的隔膜随着社会生活的巨变而加深。青年不屑老者的生活方式,年长者对年轻人的思想行为嗤之以鼻。渴望理解成为一种社会心理现象,尤其成为乐于接受新生活方式和新观念的青年人的心理需求。‘理解万岁’的流行,消弭了多少时代隔阂,也说明改革开放后中国人在对待自我、他人乃至整个世界的一种心态,这种心态曾激励当代中国青年在历史转折时期逐步走向成熟。”

  首发时间:1980年提出者:袁庚出处:深圳蛇口港流传范围:八十年代任何一个建筑工地、大型工程现场都不可或缺

  1980年,香港招商局为加快蛇口港施工进度而实行奖励制度,引起了一场争论。蛇口工业区创始人袁庚提出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顾客就是皇帝,安全就是法律,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管”。后来,这句话被浓缩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以鼓励加快推进蛇口工业区的建设。

  尽管自1978年后中央已开始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但这句话引发了极大的争议,甚至被视为“资本主义的复辟”。袁庚坚持自己的想法,口号里的八十年代也付出了极大的勇气,在1983年下半年和谷牧副总理谈起这个口号时,他甚至说:“我是准备戴‘帽子’的。”

  1984年1月26日,67岁的袁庚在蛇口迎来视察深圳的、一行,口号里的八十年代写在蛇口工业区入口处标语牌上的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获得了的首肯。这句在今天看起来很平常的口号,像“冲破思想禁锢的第一声春雷”,对当时国人的思想产生了巨大影响,从而改变了人们的时间观念、效率观念。

  的首肯给袁庚吃了一颗“定心丸”。蛇口工业区被特批“500万美元以下的开支可以自己做主”,“蛇口模式”成为改革开放的示范窗口,到1992年年底袁庚离休时,这句标语的背后,留下的是身家200亿的蛇口工业区。口号里的八十年代

  首发时间:十九世纪提出者:马歇尔·菲尔德与哈里·戈登·塞尔弗里奇地点:马歇尔·菲尔德百货公司流传范围:全球范围

  “顾客就是上帝”是西方营销学中提出的观点,最早的提出者马歇尔·菲尔德与哈里·戈登·塞尔弗里奇的原话是“顾客总是对的”,在八十年代传到中国,顾客就变成了“上帝”,并在全国范围内广泛流行。

  而这句“顾客总是对的”传到中国之前,它先去了日本,1961年由日本歌手三波春夫说成了“顾客就是神”。但跟随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来到中国后,这句话变成“顾客就是上帝”,出现在各大商家挂在门口的大红横幅上——而在当时的中国大陆,还沉浸在各种粮票布票中的人们,根本不明白顾客还能有什么权益。

  “顾客”摇身一变成为上帝后,中国内地人民见识到了售货小姐们有点儿勉强的笑脸,出现了“三包凭证”的售后服务也让消费者们感受到了一些安全感。于青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