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暴发扰乱油脂市场价格

关注:0 次  更新:2020-7-17  全球疫情暴发扰乱油脂市场价格

  全球疫情暴发扰乱油脂市场价格2020年上半年国内油脂价格经历了较大的波动,这主要是受到了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的影响。新冠疫情的暴发结束了植物油在2019年末的上涨行情,并且在整个2020年上半年的油脂行情中起到了主导作用。

  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以后,各国政府为了防止疫情的蔓延开始纷纷采取封禁措施,这导致了各国经济和消费活动的停滞。受此影响,原油价格首当其冲遭受了巨大的下滑,并进一步对整个植物油市场带来冲击。餐饮及旅游业的萧条,导致了植物油食用消费的大幅削减,而原油价格的不断下滑则直接打击到生物柴油产业的正常运营。食用和工业消费的双重减少,使得全球植物油在短期内处于供大于需的格局,这造成了整体植物油价格在5月份之前都处于不断下滑的走势。

  进入5月以后,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氛围开始有所转变,虽然海外疫情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控制,但是全球各国的重点已经放在了经济的重启之上,市场的资金开始押注经济重启后商品价格的反弹。自5月起,原油价格开始大幅攀升,植物油市场的价格也开始追随原油一路反弹,全球疫情暴发扰乱油脂市场价格直至6月下旬全球疫情再度加重为止。虽然从5月开始整体油脂的走势都呈现出上行趋势,但是国内油脂的走势有所分化。三大油脂中,表现最强的品种以棕榈油为主,由于和原油间的联动最为紧密,原油大幅上涨的同时使得棕榈油价格出现了大幅的攀升;而豆油主要受到巴西大豆不断到港带来的压力,在库存不断堆高的情况下豆油价格的上涨始终乏力,与棕榈油间的价差也越来越小;菜油在5月中上旬的走势都不愠不火,5月底由于加拿大政府判定孟晚舟犯有双重犯罪标准,国内对加拿大菜籽的进口依旧严加管控,在国内菜籽菜油库存纷纷下滑的同时菜油价格再度升高,6月底已经接近年初的价位。

  国内油脂行情的走势在上半年主要受到了全球新冠疫情发展带来的影响,在1季度全球各国政府纷纷颁布社交隔离及经济停顿的措施下,全球植物油食用消费和工业消费同步下滑,这造了整体植物油价格的大幅下行。随着全球疫情的逐步稳定,各国政府开始制定重启经济的计划,市场对于经济复苏后带来的需求增长预期推动了大宗商品价格的集体回暖,这其中受原油价格影响最多的棕榈油爬升最快。在6月底由于全球疫情的再度加剧,植物油价格的上涨态势受到了阻碍,由于全球疫情仍存在较多的不确定性,预计3季度植物油价格上涨趋势将有所放缓,但仍将呈现震荡上行的走势。

  国内豆油在1季度处于不断下跌的状况,在进入1月后国内豆油即已经完成了利多出尽的过程,春节前采购高峰是支撑国内豆油价格上行的最后一个利多因素,南美大豆的丰产保证了国内在5月后有源源不断的进口大豆,国内节前油厂原料短缺的状况将得到彻底的改善。节后国内疫情的暴发,使得餐饮行业遭遇了巨大的打击,植物油消费的快速下滑同步推升了国内豆油库存的不断上行,现货压力的堆积使得豆油价格不断向下调整,餐饮行业的恢复到5月后才有所转机。

  进入3月后,国内疫情得到较好的控制,餐饮业开始逐步走向了恢复,虽然速度仍旧缓慢,但是下游的补库使得豆油需求有所增加。国内豆油价格在4月表现较为坚挺,即使在原油价格大幅下行的情况下,豆油价格也并没有出现过深的跌幅。这主要是因为自3月以来,国内进口大豆库存不断下滑,而巴西新豆自3月才刚刚上市,4月船期到港量有限,进口大豆库存的不足造成了油厂开机率的下调,而国内疫情的好转推动了餐饮业的复苏,下游对植物油补库的需求导致了短期内豆油供给的紧缩,进入3月下旬后国内豆油商业库存开始不断减少,豆油价格也因此不断走高。4月中下旬后,随着市场对进口大豆到港量不断增加的预期,豆油价格也再度回归到下调阶段。

  5月国内豆油价格出现了较明显的上升,豆油价格的上涨主要受到了整体环境的影响,以及相对价格处于较低的区间。豆油本身基本面并不具备较强的上升动能,巴西大豆今年的丰产起到了主要作用,这使得国内上半年进口大豆供应量十分充足。在美豆种植期天气不发生较大问题的情况下,国际大豆的价格预期难以出现大幅的上行,这将抑制国内豆油价格继续升高的幅度。在9月之前,国内大豆的供应主要来源于巴西,国内豆油将保持增库存的状态,随着下半年生猪养殖需求的复苏,豆油库存的累积会更加明显。

  国内豆油在6月保持了震荡上行的节奏,原油价格的拉涨推动了整体植物油价格的上行,然而豆油价格的表现仍是三大油脂中最弱的品种,这主要是因为国内豆油库存在6月出现了明显的增长。过高的库存制约了豆油价格的走势,在供给端充足的情况下,原油价格的波动也加剧了豆油的震荡,由于未来巴西大豆到港量仍将处于高位,因此过高的豆油价格都会引来油厂套利空单的介入,未来继续上行的空间也依然有限。

  棕榈油价格在1季度出现了大幅的下滑,这主要受到了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进入2月后已经有所回升,去年炒作的东南亚减产将提前得到结束,虽然本年度马来和印尼棕榈油产量仍然有所下滑,但总量相对较为有限,与消费减少相比仍然处于较低的水平;二是新冠疫情在全球的发展使得原油价格出现了大幅的回落,这使得柴油价格大幅低于棕榈油的价格,印尼国内生物柴油的生产将因此出现重大的阻碍,无论是国内B30的推广还是向海外的出口都会因此发生改变。全球疫情暴发扰乱油脂市场价格去年市场炒作棕榈油价格上行的两个焦点,在今年1季度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3月份棕榈油价格出现了一波反弹,主要由于新冠疫情在马来西亚的不断升级,马来政府开始实施更加严格的全国管控。虽然马来政府同意维持国内棕榈园的正常运营,但是在马来最大的棕榈生产州沙巴州查出数名种植园工人感染新冠病毒之后,沙巴政府已经陆续关停了六个区的生产工作。沙巴州棕榈油的产量占到了马来西亚总量的1/4,棕榈园的关停推动了棕榈油价格的快速回升。除了沙巴州停产的利好之外,原油价格近期的大幅回升也支撑了棕榈油的价格,自市场开始重新讨论沙特俄罗斯重新进行减产协议开始,国际原油的价格就大幅上行,布伦特主力合约从25美元/桶附近的位置最高升至36美元/桶以上。4月9日欧佩克+组织重启了新一轮减产协议,在会议开始前市场对减产的预期使得原油价格保持在高位震荡。对原油价格再度上涨的企盼,同时也激励了棕榈油价格的走强。

  4月中下旬后,棕榈油价格出现了较大的跌幅,这主要受到了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中旬期间原油价格的大幅下滑对棕榈油造成了较大的冲击,从而推动了棕榈油价格的快速下行;二是进入下旬后市场预期马来棕榈油产量将出现较大上行。沙巴州关停棕榈园的举措并没有有效减少棕榈油的产量,在进入4月的季节性增产周期后,沙巴州产量仍然上行,沙巴州关停棕榈园的禁令完全失去作用,市场再次做空棕榈油。

  自5月起棕榈油价格开始不断上行,这主要是因为市场情绪已经发生了改变。虽然疫情仍在延续,但市场不再悲观,加上棕榈油价格此前接近历史的底部,在原油价格不断反弹的情况下,市场看多未来棕榈油消费的恢复。这主要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印度在5月中下旬恢复了对马来精炼棕榈油的进口,由于疫情在印度的蔓延,印度对国内的封锁将持续至6月30日,长期的封禁使得印度国内植物油进口量陷入了冰点,印度国内植物油库存出现了大幅的下滑。为了满足7月之后消费需求的恢复,印度贸易商有较大概率在6月大量进口棕榈油进行提前的储备。二是随着原油价格的上行,棕榈制生物柴油产业有望得到复苏,马来已经宣布将于9月恢复国内B20生柴掺混计划,而印尼则声明注资1.86亿美元,并将棕榈油出口关税上调至55美元/吨,以支持B30生物柴油项目。两国的态度表明棕榈制生物柴油的政策将不可逆转,暂时的停滞并不会导致大方向的转变,生物柴油掺混计划仍将带动棕榈油的消费增长。

  6月棕榈油价格出现了较大的回调,这主要受到了海外疫情再度加剧的影响。由于美国新增确诊人数再度增长,使得部分州县暂停了经济的重启,市场担心全球范围都会出现类似的疫情反复现象,这将使得植物油的食用和工业消费再度下滑。加上印度国内疫情状况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改善,在7月印度完成食用油补库后未来进口量将再度下滑,棕榈油价格的上涨因此有所停滞。在原油价格继续上涨的情况下,棕榈油价格将维持震荡上行的节奏,但是8-9月有较大概率出现震荡回调的走势。

  1季度国内菜油价格虽然也出现了较大的下滑,但其表现仍然要好于棕榈和豆油,这主要是因为国内依旧对加拿大菜籽进口实行管制,进口量的减少造成了国内菜籽库存长期处于较低的水平,菜油供给量的偏少保证了菜油价格对豆油和棕榈油处于一个较高的升水。而国内疫情的中心湖北省位居全国菜籽产量的榜首,虽然盘面交易的菜籽油与国产菜油是两个不同的品种,但市场情绪推升了菜油价格的上涨。在国内整体植物油消费走弱的情况下,盘面菜油价格也难以独善其身,当棕榈油和豆油价格大幅下行之时,菜油价格也会向下调整,但相对于其他两者而言跌幅会相对较小。

  菜油在3月价格出现了较大的下滑,这主要是因为3月市场消息传言中国海关与加拿大农业部举行电话会议,同意继续进口加拿大菜籽,但条件是杂质含量低于1%。虽然相关消息并未完全得到市场验证,资金已经急不可耐的开始做空菜油。由于目前整体商品市场波动率都处于较高的水平,这导致了市场情绪的不稳定,在影响供需平衡的相关消息发布之后,都会引起价格的极端走势。自去年中国限制加拿大菜籽进口以来,国内从加拿大进口的菜籽数量出现了大幅下滑,但是从未完全的停止过。中加两国之间的电话会议并没有声明会放宽加拿大菜籽的进口检验流程,加拿大菜籽的进口数量仍然难以出现大幅的上升。、

  4月国内菜油表现坚挺,在豆油和棕榈油出现一定下滑的情况下,菜油价格反而出现了略微的增长。菜油价格的上涨,源自于菜油库存的不断减少。由于进口菜籽依旧处于管控状态,菜籽库存的不断下滑使得菜油供给出现紧张。与去年4季度有所不同的是,国内进口菜籽库存仍然位于20万吨以下,但是菜油商业库存却大幅下滑至19万吨,较去年4季度减少了近20万吨。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源自国内疫情暴发以来,菜油价格出现了大幅的削减,菜油盘面进口利润出现了巨大的下滑,加拿大5月菜油进口毛利一度从800元/吨跌至200元左右。在国内进口菜籽数量依旧较低的情况下,菜油库存的下滑一直持续至6月中下旬才有所缓和。

  菜油价格在5月保持了大幅上行的趋势,但走势和豆油棕榈略有不同。菜油价格在5月中旬一度出现了较大的压制,这其中孟晚舟案件的审理起到了关键性的影响。加拿大高等法院27日就孟晚舟案作出初步裁决,其结果将决定孟晚舟是否能当庭释放。市场认为案件审理的结果会影响到国内对加拿大菜籽菜油的进口恢复,从而在审理前一周谨慎买入菜油,部分多头也在此期间选择了平仓了结,这导致了菜油价格短暂的回撤。27日加拿大高等法院最终的审判结果是认定孟晚舟符合双重定罪标准,从而使得孟晚舟案的审理将继续延后,中加关系走向缓和的预期因此落空。此后随着国内菜籽和菜油库存的不断下滑,菜油价格开始大幅攀升,到6月底价格已经接近疫情前期的高位,未来随着油脂间价差的拉大,价格继续上涨的趋势将不断放缓。

  2020 年由于春节的时间较早,以及疫情在1 月期间致使了油厂假期的延续,导致了1 月油厂开机率的下滑,这使得国内1 月大豆压榨量要明显低于往年。进入2 月后,随着国内疫情的缓和,油厂开机率有了较大的提升,国内大豆压榨量有了明显的提升。

  在5月之前,由于国内进口大豆到港量一直处于偏低的水平,油厂进口大豆库存不断下滑,处于近几年来的同期最低值,这使得油厂压榨率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但是国内餐饮业的复苏也较为缓慢,使得国内豆油供需并没有显得格外的紧张。进入5月后,国内进口大豆量不断增加,油厂开机率也得到了显著的上升。根据天下粮仓的数据统计,5月份油厂大豆压榨861.94万吨(出粕6,809,326吨,出油1,637,686吨),较4月份的压榨量672.96万吨增加188.98万吨,增幅28.08%,较去年同期的781.805万吨增加10.24%。

  由于非洲猪瘟疫情的好转,我们可以看到2019 年底开始国内饲料产量呈现不断递增的状况。进入5 月后,国内疫情已经基本得到较好的控制,同时生猪期货的上市也获得了国家的正式批准,生猪存栏量开始稳步上升;与此同时,禽类和水产类的需求也同步出现了上行,在国内疫情逐步控制的情况下,禽类自3 月份开始部分养殖户再度补栏;4 月起水产类开始进入养殖旺季,下游养殖业的复苏整体推动了饲料需求的增长。2020 年4 月国内饲料产量达到2244.6 万吨,环比上涨6.19%,同比上涨16.31%;5月国内饲料产量达到2305万吨,环比上涨2.69%,同比上涨12.92%。饲料需求的好转将持续至3 季度,对豆油而言则意味着库存的快速累积,下半年将带来较大的压力。

  国内盘面菜油的供应主要来自于加拿大进口菜籽的压榨以及直接进口的菜油,在中国对加拿大进口菜籽加以限制之后,国内菜籽供给量一直处于偏低的水平,这也使得菜油价格较为坚挺。在国内疫情暴发之后,随着整体植物油价格的下滑,菜油价格也出现了大幅的下行。国内菜籽压榨利润和菜油进口利润在5月之前出现了大幅的下滑。

  5月底,由于加拿院判定孟晚舟犯有双重定罪标准,不能无罪释放,将就引渡案件进行进一步审理。案件判定的结果使得国内市场菜油价格在6月大幅拉涨,国内菜油进口利润不断攀升。由于中加关系并没有出现改善,菜籽进口量一直处于低位,国内菜籽压榨量也始终处于较低水平,国内油厂菜油周度压榨量一直保持在5万吨左右。菜油价格大幅上涨之后,与豆油棕榈的价差再度拉大,菜豆价差一度扩大至1800元/吨以上,这将抑制未来菜油消费的进一步扩大,从而使得后期在豆棕油价格上涨乏力的情况下,菜油价格难以出现独自的上行。

  在国内疫情恢复之后,菜油需求量出现了一轮明显的上涨,国内菜油库存大幅下滑,这推动了6月菜油价格的大幅攀升,在菜油和其他油脂间价差再度拉开之后,菜油消费量有所转弱,同时菜油库存开始略有增长。菜油库存虽然仍然处于低位,但是进入6月后有所转机,截止7月3日当周,国内菜油商业库存达到19.07万吨,已经连续第4周上涨,但是同比仍下滑64.82%。菜油过低的库存是造成目前菜油价格持续上升的主要原因,但是由于油脂间价差的不断上升,以及菜油进口利润的大幅上涨,预期菜油消费将受到一定抑制,同时菜油库存将不断上涨,菜油价格未来向上的空间将越来越窄。

  棕榈油消费需求主要体现在食用消费和工业消费之上,食用方面每年全球斋月前的备货期是棕榈油的需求高峰,通常来说斋月期间的行情有助于全球棕榈油的大量进口,但是今年新冠疫情在中东地区大幅扩散,伊朗等穆斯林国家疫情严重,纷纷取消了今年斋月期间的庆祝活动,这使得今年棕榈油食用消费大幅下滑。工业方面棕榈油的主要用途是生产生物柴油,原油价格的过度下滑使得棕榈油价格远高于柴油价格,由于柴油和棕榈油间价差的不断扩大,依赖政府补贴才能维系的生物柴油产业受到了抑制,政府在无力承担过大的补贴情况下,马来和印尼本年度的生柴掺混计划均受到了阻碍,马来政府将推迟至今年9月再度重启,而印尼B40计划则无限期推后。

  原油价格的停滞使得棕榈油市场遭受了巨大的困扰,原本6-7月马来棕榈油出口数据的强劲将支撑棕榈油价格进一步上涨,但是在疫情影响下原油价格的大幅下滑使得多头信心开始减弱。根据马来航运公司的数据显示,马来6月1-30日棕榈油出口量环比增长约28%左右,全球疫情暴发扰乱油脂市场价格将达到160万吨以上,虽然出口量有大幅的上升,但是马来6月棕榈油产量亦在上行。根据MPOA报告显示,2020年6月马来毛棕榈油产量环比增加12.7%,预期达到180万吨以上,将是历史同期最高值。虽然6月马来棕榈油出口量也大幅上行,但产量的大增使得库存削减幅度有限,加上印度棕榈油在完成补库后,后期进口量将出现较大下行,中短期内棕榈油价格的上涨将再度乏力。

  国内棕榈油的需求以刚需为主,在1季度国内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国内棕榈油需求较弱,全球疫情暴发扰乱油脂市场价格因此进口也保持低位。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全球疫情暴发扰乱油脂市场价格由于棕榈油后期的走势仍不稳定,在缺乏大幅上涨的基础下,国内下游现货投机性买入较少,因此棕榈油一直处于去库存的周期之中。进入6月后,国内棕榈油库存达到历史同期的底部,接近35万吨,至此国内开始短期增加棕榈油的进口,以保证库存的充足。3季度由于印度完成补库后马来棕榈油的出口将再度下滑,棕榈油价格的走低将限制国内进口的增加,国内棕榈油供需仍将处于偏稳定的状态。

  油脂版块的行情走势在上半年主要受到了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的影响,油脂价格因此在上半年出现了大幅的波动。疫情在1季度的暴发使得全球经济陷入了停滞阶段,植物油食用和工业消费的双重下滑推动了油脂的下行。2季度随着全球经济重启的不断开启,植物油价格也伴随着原油一起走高,出现了较明显的一波反弹。

  目前进入3季度后,全球疫情仍然没有得到彻底的控制,部分国家的疫情甚至更加严重,油脂的行情走势也来到关键性的节点。目前豆油和棕榈油价格相比疫情之前仍处于相对较低的位置,但是如果全球疫情二次暴发的情况下,那么二者的价格将大概率再度下行。相反,在全球疫情得到较好控制,全球经济逐步恢复的情况下,原油价格的拉涨将带动整体植物油价格的上行。我们目前预期明年经济将得到较大的恢复,各国对植物油的需求将再度走高,作为与原油关联度最大的棕榈油,价格有望在年底前提前进行上升通道。

  豆油价格中短期内主要面临的仍是库存不断升高的压力,目前美豆种植天气较为良好,在7-8月的生长关键期如果没有严重的自然灾害,那么本年度美豆产量仍将有望达到1.1亿吨左右,在中国下半年履约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情况下,国内大豆供给量将保持充足,豆油价格的上涨幅度将较为有限,豆棕价差有望不断缩小。菜油是三大油脂中基本面最为良好的品种,主要原因在于中国限制加拿大菜籽的进口,导致国内菜油供应量较为有限,中加关系的改善可以增加国内菜油的供给量,从而使菜油对豆油和棕榈过高的价差得到修复,因此年底孟晚舟案件的最终审理结果将至关重要。在此之前,国内菜油价格仍将保持在高位震荡,在豆油和棕榈油不大幅上涨的情况下,菜油本身难以出现进一步的攀升。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