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

关注:0 次  更新:2021-10-6  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

  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寥寥十八个字,张张秀口轻而易举。可中国足球硬是从蔡振华等到了陈戌源,方才等来了结果。自此,成立了14年的中超公司正式走上了独立经营之路。

  追溯中国体育产业的上一次改革剧变还是两年之前的2017,由篮球打响了第一枪。年初,体育口号姚明升任新一届篮协主席。年中,CBA公司宣布未来5年内CBA联赛都将独立运营。紧跟潮流的足协也适时传出了组建“中国职业足球联盟”的消息,可这一传,便是整整两年。相较于足协,中超公司显然是个并不经常出现在大众视野内的新事物。这家公司从字面意思就能看出个一二来,其本身只是中国足协下属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而它的工作就是负责为足协、各大股东俱乐部牟利。2005年10月24日,经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中超联赛股份公司”正式成立。由足协牵头,与当赛季16家俱乐部共同出资组建,注册资本为200万元人民币。

  作为出资占比最多的一方,中国足协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在董事长这一职位上,时任中国足协副主席的南勇脱颖而出。16家中超俱乐部也共同选出了5名俱乐部董事,在其余几位董事会成员分配中足协再取一个名额,最终剩余的两个名额交由与中超公司无投资关系的经营方面的专家保有。尽管在成立之初的大会上,足协用长达13页的报告描绘了一个盛况空前的巨大蓝图,但在36%的股份面前,这家新成立的中超公司仍然是足协的“一言堂”。

  举个例子来说,按照股东大会第22条的规定,股东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一般决议需经过半数表决通过,而涉及到注册资本,以及变更公司性质或修改公司章程等问题上,必须经过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也就是说,只要足协不同意,任何决议都无法通过。而足协愿意,任何决议都可以付诸实施。各家俱乐部苦苦期待的决策权仍然被足协牢牢把控。

  可随着昔日的两位董事长杨一民与南勇卷入足坛反赌扫黑案而锒铛入狱,中国足球的投资者们如立危墙之下而惶惶不可终日。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本就是个赔本买卖,如今又沦落到被全国人民口诛笔伐的境地,体育口号这足球该如何搞下去?于是,无论中超公司还是中国足协都走到了一个不得不变的分岔路口,重拾投资人与民众的信心成了当务之急。病来如山倒,猛药也只能是足协掀起一场自上而下的自我改革,可眼见着“管办分离”的口号喊出了口,到了改的时候,体育口号又不知从何做起。

  在中超公司前期的各项商业开发中,冠名费的收入是毫无疑问是其中的老大如今的中超,大家一定经常在赛场听到一句线xx中国平安中超联赛。没错,中国平安正是中超联赛的冠名商。2014年中国平安以每年1.5亿人民币的赞助费与中超公司签约,2017年到期后又将赞助金额提升至2亿人民币并顺利续约五年。九年间,中国平安向中超联赛豪掷16亿,中超公司与足协赚了个盆满钵满,投资人也看到了回头钱,皆大欢喜。

  先是西门子的退出导致中超联赛“裸奔”一年,各家参赛俱乐部的年终分成只有可怜的50万,中超公司更是经营惨淡,没落下一口余粮。此后南勇以中超公司董事长的身份签下爱福克斯,体育口号谁曾想这家空壳公司许诺的6000万赞助费仅仅结了800万就没了下文。2007年金威啤酒入主,但资金的短缺竟然导致在年终分红时各家俱乐部从酒厂拉回一车车啤酒来凑数。到了2011年,若非王健林带着万达半路救命,中超恐怕又要裸奔一年······好在,除了主赞助商外,中超公司还能零零碎碎找到不少小赞助商,众人拾柴火焰高,除了2009年以外总体收入都有8000万以上。

  但中超公司挣了钱,跟俱乐部却是两码事。2007年中超公司全年盈利达到8000万元,在清缴了之前大约2000万的欠款后,各家中超俱乐部获得了300万元的分红。2008年主赞助商金威啤酒一出闹剧让分红数字骤减一半,作为补偿每家俱乐部得到了750箱啤酒与一台打印机。虽然自此开始中超公司的年终分红逐年递增,可谁都能看得到相较于对俱乐部的投资,这些分红也就大致等同于争冠集团的一场赢球奖金。俱乐部明白,求变才能通。

  随着“恒大模式”为中国足球烧起一把金元火,各俱乐部开启了全新的“新中超时代”。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大牌外援纷至沓来,优秀的国内球员也各个被炒到天价。当然,愈发火热的中超联赛也吸引到了愈发高昂的赞助费用。2014年中超公司的收入大约为4亿元,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体育口号到了2016年已经暴涨至14亿元,截止2018年中超公司的收入已经达到了15.9亿人民币。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

  2018中超公司收入对比(数据:德勤《2018中超商业价值评估白皮书》)

  以2016赛季为例,当赛季的中超冠军恒大收获了7500万的年终分红,即便降级的球队也能收到大约6000万的年终分红,到了2017年时中超俱乐部的平均分红更是达到了7400万之巨。乍一看这涨幅的确令人欣喜,可细算中超俱乐部为了维持球队的正常运转而做出投资,这不过是杯水车薪。联赛是依托俱乐部做大做强,但在获利的层面,只有中超公司站着把钱挣了。

  到了俱乐部的商业层面,由于中超公司将所有俱乐部打包与耐克一把签订了10年长约。这样一来,等于封死了各家俱乐部想要再做配套商业开发的门路,但迫于话语权大多数俱乐部都选择了默认。

  然后,国安站了出来。下架官方商店所有与耐克相关的周边,体育口号在中超联赛中直接启用俱乐部自主标识的球衣等等举动,公开叫板中超公司的“一言堂”。最终,国安为自己也为中超其余俱乐部挣回了部分权益。这件事虽然告一段落,但却像一个点燃了的导火索般,迫使足协开始更加考虑作为中超公司主体的各家俱乐部在商业开发层面的利益。喊了多年的改革,是否真的应当提上日程了呢?

  2016年时任足协主席蔡振华就已经表示,将于年底组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职业联赛管理机构“中国职业足球联盟”三个月后52家超、甲、乙俱乐部代表与会商议,并定由筹备工作组定下初稿。一个月后的正式会议上,中国足协单方面抛出的草案遭遇大多数人反对,无疾而终为何不用当初定下的初稿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初稿中中国足协没有一票否决权,反而俱乐部可以否决中国足协。于是,初稿被毙了。

  陈戌源来了。在10月10日的广州,陈戌源就曾借着探望国足的机会与中超16家俱乐部的总经理开了一次会。会议内容也并不复杂——十月份将职业联盟组建起来。在这次会议结束后六天,中国足协官方宣布退出中超公司,秘书长刘奕肯定的表示:“11月底之前,完成所有身披,年底之前,肯定挂牌成立。中国足协绝不耽误职业联盟的成立,放权的口号喊了4年足协终于行动了!今天下午职业联盟就进驻中超公司,对明年联赛工作进行筹备。”一番话风雷激荡,大快人心。中超公司成立了十四年,折腾了五年,又把放权两个字喊了四年,组建联盟的消息传了两年,满打满算5110天之后,大家终于乐了。全网通篇飘着四个字——喜大普奔!

  可这世上到底有什么事是有利无弊的呢?中超公司原本的监查制度随着足协的退出势必要推倒重建,偌大一个中超公司每年几十亿的资金流交由谁来管控是合适的呢?全面放权俱乐部之后,当俱乐部与国家队出现冲突时,国家队又该何去何从?这个注册金额仅仅200万的小公司承载着的可是中国足球最重要构成部分,足协放权后,中国足球节节高升、平步青云的日子真的会如约而至吗?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