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

关注:0 次  更新:2020-5-14  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

  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对于中国足球,这是历史性的突破,在冲击世界杯的中国足球的历史上,体育口号还没有如此出色的成绩。

  它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能说靠运气。这是中国足球八年职业化的成果,是全体将士团结、拼搏、进取的结果,是几代中国足球人艰辛付出的结果,是全国人民的支持,尤其是全国的足球爱好者对足球的厚爱所结下的果实。

  如果说这胜利是一块碑的话,这碑上刻着的是数代中国足球人的心血、辛酸和汗水。没有他们,不会有今天。在这条崎岖坎坷的路上,写着的绝不是失败,而是不屈。

  中国足球目前仍存在很多问题亟待解决,我们和世界足球强国仍存在着差距,这是本次冲击胜利所掩盖不了的。我们该直面这些问题和差距。

  “体育和戏剧都起源于古希腊。可以说它们是同根同脉的两棵大树,不同之处在于盛开着两种不同花朵:如果说戏剧原始的魅力在于对生活的想象和憧憬,那么,体育原始的魅力就在于对茫茫不可知的自然同时也是对人自身的挑战和期待。”体育类图书也正是带着同样的期待和思考出现在我们面前。

  7月13日22时,北京申奥成功。守候着北京的人们沸腾了!整个北京立时融成欢乐的海洋!

  10月7日21时21分,电视屏幕上打出“我们出线了”时,有多少人泪流满面,有多少人难以成眠!

  当生活中的点滴被作家们细腻的笔触再现纸端而令我们一次次地感动,又有谁为充满激情的体育摇旗呐喊?

  在三联韬奋图书中心,体育类图书有1000多种,占图书总品种的2%,其中以四川蜀蓉出版社出版的棋类图书为主,足球类图书几乎没有;在北京图书大厦,体育类图书有2600多种,棋类占到1/2,太极拳占1/4,综合球类的图书只占1/4。号称“足球城”的大连,图书大厦内体育类图书占图书总品种的5%,单有关足球图书就100多种,其销售额也只不过占5%的比例。

  “体育强国”的口号提出已有些时日,为什么体育热、足球热,相关的图书却一直不温不火?有专业出版社编辑认为,原因之一在于市场不大。体育是竞技性运动,主要是一些专业人士关注。它的题材较窄、较专业,因而限制了发展;其次,出版社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认为这类图书赢利的可能性很小,因而涉及的人很少,第三,出版这类图书需要有专业知识及研究能力,这些并不是一般的出版社能做到的。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

  7月14日,北京图书大厦立起了“申奥”专架。仅专架上列出的就有50多个品种,其中包括介绍“老北京系列”图书及介绍各项体育项目的图书。平时销售平稳的体育类图书销售立刻见涨,日销达12万码洋。

  王府井新华书店在书店一层的显著位置做了有关申奥的图书展示。书店一方面集中宣传申奥,一方面检查凡是有五环标志的图书,相关出版社是否持有使用授权书,这关系到知识产权的问题,如果没有得到授权,不论销售多好都得下架。申奥成功后,书店内客流量出乎意料地多。

  申奥给出版界带来了一个普及奥林匹克教育的契机,蕴藏着很大的市场前景。奥林匹克出版社的《奥林匹克百科全书》已经是第三次印刷,这是一部全面、系统地介绍奥林匹克运动的百科全书,是该社“体育百科全书”系列中率先出版的一部。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抓住申奥成功的时机,推出了《奥运英语100句》系列,动员广大市民积极参加学外语活动,以实际行动支持北京奥运。人民体育出版社的总编辑裴家荣说,在北京申奥成功后,体育出版社加大出版力度,普及体育知识。《中国体育百科全书》赶在奥申委投票之前出版,这是中国第一部专门介绍中国体育历史和现状的百科全书,发行情况不错。今年6月出版的《奥运会项目大全》仍在陆续出版;在北京举办奥运会之前的7年内,他们还将有步骤地陆续出版群众喜闻乐见的图书。

  十强赛前夕因300万“转会”费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著名足球女记者李响,决心写一本关于米卢的书,将她所知道的真实的米卢公之于众。李响与米卢的关系特殊几乎是传媒界和足球界家喻户晓的事,关于传闻,李响曾经回答说:“过去就有很多类似的说法,不管是米卢过去的回答、还是我过去的回答,都回击了所有的流言。我的工作大家有目共睹,特别是同事和同行非常了解,我认为,要完成采访,首先要善于沟通,这样才能得到你采访对象的理解。从这方面讲,我是个称职的记者。”但这些回答并没有消除流言。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在十强赛的关键时刻,李响一边忙于抢稿子发新闻,一边将一些素材整理了出来。据悉这本初定名为《与米卢的心灵对话》的书,第一次大量披露了米卢以及中国队鲜为人知的内幕,回答了外界一些疑问。书中以米卢为主线,全面披露了从米卢登陆中国到中国队打进世界杯这两年来中国足球激动人心的沧桑巨变,其中绝大多数内容均属首次独家披露,包括米卢与中国足协的谈判过程,米卢合同中的秘密,米卢令国人讶异的足球理念,米卢的选秀原则和对某些中国球员的评论,米卢与足协及某些球员之间的矛盾与协调,每次临战前中国足坛要人的密谋,米卢用兵如神的老奸巨滑,以及米卢的朋友“小圈子”等等。

  《李响镜头》(暂定名)则是李响拍摄的一部珍贵图片集,内含三百多张中国足球和米卢各个时期各个方面精彩瞬间的图片,所有这些图片都是首次公开,独家出版发行。

  尽管网上有消息说,《捉摸米卢》是绿岛营地最为抢手的东西。但是,来自沈阳东宇书店的消息却是,这本书比起原海狮队主教练聂波的《聂波驯狮》还是少人问津。当然,这与地域有关(海狮队本身来自沈阳),也与宣传有关。《聂波驯狮》上市之前,就有许多读者看到图书出版的消息而到书店打听购买。在沈阳,也许爱看球的多,爱侃球的多,但是爱看足球书的人未必多。书店营业员说,炒作得不好,时效性不强,纯文字性的东西不太受读者青睐,销量大小还是要看书本身的价值。

  体育类图书的分类中,围棋和象棋分别作为一大类单独列出,人物传记、百科全书、各种球类的技巧和规则、单独的体育项目又分门别类列于专架。北京图书大厦生活体育部主管温颖的见解很独到。她说,体育类图书销售波动不大,技巧性、实用性的书购买率高,图文并茂的相对更受欢迎。其读者可分两类:一是研究比较高深的,二是初级的。初级的读本比深奥的读本卖得多,比如全民健身的书一直卖得不错,有关太极拳、太极剑等品种为中老年读者所钟爱,如北京体育大学版的《太极剑全书》、人民体育版的《32式太极拳》等,有的成为老年大学健身班的学习教材。而青年读者则更看好《跆拳道》、《游泳》等图书。也有些开健美班、俱乐部的读者特别喜欢这类书,这说明体育类图书正在步入初级阶段,全民健身也只是初级阶段,在北京举办奥运会之前的几年——越是接近2008年,体育图书越有发展,那时才是全民健身的高潮。另外体育类图书的读者年龄层次越来越多,已经普及到幼儿阶段。围棋、国际象棋、桥牌类图书仍是供需主角,吸引了大批围棋爱好者,一些家长为了开发孩子智力,使围棋、国际象棋、中国象棋等基础入门图书成为热点,例如人民体育版的《少儿学象棋》、《韩国围棋畅销书系列——曹薰铉、李昌镐围棋教室(初中高)》,北京体育大学版的“入门系列”,蜀蓉版的《象棋实战残局精解》等。

  体育类图书的出版有两类出版社,一是专业出版社,比如人民体育出版社和北京体育出版社等,出版技巧性的图书及教材更为权威;二是非专业出版社,很多名人传记或文学性强的图书出版并不考虑必须选择专业出版社。体育类图书的作者就更为复杂,专家有之,体育口号作家有之,记者或主持人有之。

  什么样的体育图书更受欢迎?怎么写读者更爱看?北京的申奥成功后,尽管相关图书动销率高,实际上只有北京奥林匹克出版社出版的《何振梁与奥林匹克》和新华出版社的《中国喜圆奥运梦》才算得比较直接地介绍了申奥内幕,其余大多数有关申奥的百科全书,讲申奥的历史、由来、发展史。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其它书店内,除了极少数有真正新鲜内容的申奥图书外,其余也不过是新瓶装老酒。这样的图书,如何赢得读者?

  9月26日,上海人民出版社推出《捉摸米卢》,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体育口号应该说是比较敏感超前的一项举措。在国足十强赛走向胜利的关键时刻,米卢及其“神奇”成了公众注目的焦点,《捉摸米卢》以媒体和网站所反映的各界人士对米卢和国足的反应为中心,用个性化的体育文化视角进行具有网络风格的破解和评论,其中还采集了各界的见解,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顾晓鸣和“网虫”李叙。

  10月6日,云南人民出版社的《老狐狸米卢》又直接冲入沈阳的五里河赛场,更让出版界望尘莫及。

  《老狐狸米卢》的主编、体育口号中国体育报业总社影视部主任张健,最早在人民体育出版社做文艺编辑,于1994年开始专职在《中国体育报》报道足球,体育口号曾经跟着上届国家队南征北战三年之久,他也撰写过大量体育题材的报告文学作品,如在海峡两岸同时出版的《珠穆朗玛峰之魂》等。在采访中,他感觉到以捕捉当时发生的情况见长的体育新闻,在深度报道方面存在很大的缺陷。他觉得在报道赛事之外,应该对人物的命运更为关注、进行比赛之外的深层次思考。后来他根据平时的采访和积累完成了《戚务生传记》,但因时机不太成熟而暂缓出版。这时,本届十强赛冲击已经成功在望,云南人民出版社编辑张维提出主编一本书,书名就叫《老狐狸米卢》。当时的计划是一方面写米卢带中国队冲击的经历及其米卢本人的生活,另一方面请各界名人参加讨论冲击世界杯的话题。但是,因为这本书的出版时间提前,后一部分基本没有落实,更多深度的、有创见性的分析足球成功冲击世界杯的原因没有写进去,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主要还是依赖梳理资料;令人欣慰的是,书中把米卢到中国后的经历,比较权威、客观、准确地描写出来,仅仅半个多月的时间,由《中国体育报》年轻记者贺炬执笔编写,21世纪锦绣图书连锁公司连夜赶印,《老狐狸米卢》终于在10月6日那天赶到五里河赛场,7日时书已上市。

  《老狐狸米卢》一书的出版经过,其实是相当一部分体育类纪实文学图书出版的缩影。体育口号一方面作者会更多地考虑如何写得更周全、更吸引读者;一方面,出版社还要考虑抢时间、抢市场。这两者的矛盾似乎难以找到最佳的解决方式。1985年“5·19”冲击世界杯失败,几年后,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过《败将曾雪麟》,却只有2000册的发行量。这一实例说明,体育类图书出版和赛事密切相关,大家关注赛事的同时才会关注图书。张健认为,《老狐狸米卢》的出版,也许不太符合图书出版的规律,甚至有急功近利的嫌疑;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的成功,的确有很多人迫切希望看到米卢的东西,在这种极特殊的背景下,出现类似于《老狐狸米卢》的几本图书很正常,甚至还远远达不到读者的需求。

  作品质量和发行有一定关联,体育图书在市场上不太乐观的原因主要就是好作品太少。此类图书不可否认受赛事影响,和其它的作品相比,描写体育运动的作品中纪实的成分比较大,有半新闻化的趋向。在这样的条件下,特别冷静深入地做深度报道,有一定的难度。目前一些作者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涌现出的作品比过去相对扎实一些。回顾体育类图书的发展脉络,张健认为体育类图书可划分多类,包括体育文学类、纪实类等。80年代初,纪实文学受体育项目制约很大,一篇《中国姑娘》,带动了体育纪实文学的发展,大概持续了六、七年;之后,人们不再满足于仅仅展示冠军经历的读物,开始深层次的思考,比如赵瑜的《兵败汉城》等;发展到现在,体育新闻和文学的“嫁接”比较突出,其新闻性尤甚,只是运用了文学的表现手法而已。原先肖复兴、理由等一批专搞文学的作家都曾从事过体育文学的写作,现在基本搁笔了,反而兴起一批年轻的、文字功夫好、又有自己独特思考的体育记者,同时对中国足球带来新的观念冲击。如何使这些书写得更好看,作为作者,需要牢牢地把握住人们对体育的兴趣所在。

  张健说,兴趣可归纳为两度刺激。一是赛事,这是任何其它文学样式都替代不了的,包括电影、电视、出版物;二是赛事后读者希望看到运动员幕后的坎坷经历。这正是出版物和作品都应该侧重的。目前的纪实作品中,非常深入的、能展示人物丰富的心灵冲突的东西很少,而有些不负责任的、单凭捕风捉影、哗众取宠就冠以揭露“内幕”的作品,是不具备长久的生命力的。只有深入地采访,不回避任何真实的东西才有吸引力;文学爱好者也好,作家也好,写作者和被采访者心灵应该是沟通的。作者应该大胆介入运动员生活中的矛盾,真正写出运动员场外真实的、心灵震憾的东西,才能抓住读者的心灵。

  体育不仅仅是体育。它以自身特殊的魅力,影响并超越着一切。开放与对话,使中国足球的心态渐渐成熟,这个成熟是全方位的。作为出版人,作为作家,体育图书不温不火 谁来为激情的体育立传?(图)同样也应该吸纳更为丰富的体育内涵,并建立更为广阔的思路。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