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区块101丨财路总监陈攀:区块链内容社区如何赋能行业和用

  币安区块101丨财路总监陈攀:区块链内容社区如何赋能行业和用户?2020年7月6日,币安思思对话财路总监陈攀。陈攀在直播中分享了区块链内容社区的相关内容,陈攀认为人就是共识,项目也是共识,观点也是共识,而他希望能够做一个能让这些共识成长的平台。陈攀认为区块链内容社区主要赋能行业的是流量,作为平台中的资源整合枢纽去孵化共识、运营共识,形成共识的价值转化;而对于赋予…

  2020年7月6日,币安思思对话财路总监陈攀。陈攀在直播中分享了区块链内容社区的相关内容,陈攀认为人就是共识,项目也是共识,观点也是共识,而他希望能够做一个能让这些共识成长的平台。

  陈攀认为区块链内容社区主要赋能行业的是流量,作为平台中的资源整合枢纽去孵化共识、运营共识,形成共识的价值转化;而对于赋予用户的更多的是拓展通证的应用场景,满足用户成长需求和创作热情,从而获得利益。

  陈攀说区块链社区重要的首先是商业模式,其次是流量转换,结合区块链本身的通证激励很容易可以得出核心逻辑就是通证价值提升。而社区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用户本身,哪怕是草根用户,只要能在社区的土壤中成长起来,这都可以看作是一个社区的成功。

  “我认为在技术变迁的时机,区块链内容社区它是有机会的。在这样一个阶段,是有可能出现颠覆性的伟大的时代产品的。”

  “我认为经历了一波熊市之后,还能留存下来的社区都是值得尊重的,在布道这一块多少是有一些贡献的,大家都是同道中人。”

  “羊毛党很多时候也是种子用户之一。因为本来用户体量不大,羊毛党是嗅觉比较敏锐的,很多时候都是羊毛党先来,慢慢其他用户进来。”

  “随着未来监管的环境越来越好,公链也会得到长足的发展。在物联网还有5G这个技术普及了之后,区块链会变得更加不可或缺,因为到那个时候,数据,大数据,机器的数据要被更多的人去使用,被更安全的存储和传递,这个时候就缺少不了区块链。”

  币安 思思:《区块101》,周一到周五准时和你相约。今天非常荣幸邀请的是财路总监陈攀。

  我是一个从事互联网行业比较多年的一个人,后来跟大家一样投身到区块链,主要还是受到区块链人文思想以及未来的发展前景被吸引,所以就投身到区块链。

  现在我们做了两个区块链的产品,一个是财路,一个就是海螺。财路我们定位是区块链共识孵化的社区,实行内容挖矿的通证激励机制;海螺是基于电报做的即时聊天工具。

  今天非常开心,我听说也是币安的三周年的生日马上到了,也祝币安生日快乐。币安在财路有一个征文的活动,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让币安的网友包括财路的网友以及tokenclub的网友,借这次直播的机会增进了解,也是借这个机会跟大家聊一聊我所认识的区块链,聊一聊财路,币安区块101丨财路总监陈攀:区块链内容社区如何赋能行业和用户?聊一聊内容社区。

  币安 思思:谢谢陈总的自我介绍,让大家更深入了解了一下你。我们接下来正式访谈了。想问一下陈总,您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前是做什么的呢?

  陈攀:在做区块链之前我是一个做互联网的。差不多是从2012年开始我们做了一个产品叫PP助手当时我们在国内是做到苹果越狱应用市场全国第一,我们同时还有一个粉丝交流社区,这个是做到了全国的第二大。

  那个时候移动互联网刚刚爆发,可以说是英雄辈出的一个时代,跟现在的区块链是比较像的。你就会发现,有很多草莽式的人物涌现出来,慢慢成为这个行业的翘楚,也能看到很多的血雨腥风。

  之后差不多2014、2015年我进入到UC,UC被阿里收购了我个人来讲等于是进入阿里,做内容和营销这一块。到2017年出来,别人找我做直播产品,那个直播也很火,大概做了小半年的样子,做得不是特别理想。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跳出来,看一下新的行业。

  当时我的思考有两个:一个一定是新兴行业,我对技术比较感兴趣,最好跟技术也相关;第二点,我在互联网的经验最好能用得上。然后我看了5G,比如VR,也包括物联网的一些资料,最后被区块链所吸引了。

  要知道2017年底到2018年初,很多新进来的投资者一样都是被那一波牛市吸引进来的,其实说起来也不是特别长的区块链的从业经验。当然我们现在的财路团队里面还是有很多的区块链的老兵,有一些是2013年、2014年进入到这个行业的。

  币安思思:就相当于是在2017、2018年币圈牛市的时候进入这个行业的?

  陈攀:对。当然我从一开始就是投资和从业,这两个我是同时考虑的。现在我们回头看了一下,这两年的时间大家也知道,币圈一日人间一年,说起来也是沧海桑田。很多曾经暴涨的,曾经有的现在都没了,财路也感谢用户的支持,还比较健康的活着。

  币安思思:那咱们从互联网时代的内容生产模式聊一聊,互联网时代内容社区是怎么样子的,比如说雪球,比如说懂球帝,和现在咱们币圈的模式会有一些什么样的不同或者说哪一些是一样的?

  陈攀:我们经历过互联网时代的人,多少有一些亲身的感受。这个感受是什么呢?我个人觉得就是技术的发展和终端,例如手机、PC终端的一个普及,它的影响比较大。

  首先它对内容生产影响,第一个从生产模式的影响,最开始是PGC很多的,我们看最开始的内容生产,以四大门户新浪、搜狐、网易、腾讯这些为主,这个话语权也是PGC机构牢牢掌握,互联网的初期有很多UGC的内容,我们也会看,但是中心是属于四大门户,四大门户很多编辑人员从传统媒体切过去的。

  但是随着移动技术的发展,以及终端的普及,慢慢就开始出现UGC的比重越来越大,因为大家有手机,手机信号从2G变成3G,3G变成4G,每个人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去发声,模式是这样一个变化。

  同时内容的多样性也从最开始的文字慢慢变成了视频,包括我们现在的直播,变得越来越丰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是可以看到,它在技术变迁,也就说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是有技术变迁,技术变迁里面诞生了很多很多的机会,也衍生出了很多的危机,我们看到一些曾经的互联网王者,它有衰落,有新的兴起。

  内容社区其实也是一样,它在这种变迁过程当中会有新老的交替,那么现在就是一个区块链时代。最开始我们讲的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过渡,我认为在变迁的时机,内容社区它是有机会的。

  你刚才说到的那个懂球帝和雪球,其实这两个我也有在用。其实互联网时代在互联网社区来讲,它的想象空间没那么大了,即便你没用,大概也能猜出来内容社区是怎么玩的。区块链内容社区,我们想一下,区块链社区你怎么玩,你不知道这就是想象空间。

  另外一个,互联网的内容社区经历了一个从开放式的野蛮生长,自由式的生长,到慢慢变成有序,监管加强,它已经走完了这样的路程了。区块链时代的内容社区才刚刚开始,我们还处在一个比较无序比较开放,但是有很多创新机会,比如说通证激励,比如说内容上链,有很多创新方式的一个阶段。我认为在这样一个阶段,是有可能出现颠覆性的伟大的时代产品的。

  币安 思思:陈总我们聊聊区块链内容社区的历史吧,区块链内容社区的鼻祖应该是BM的Steemit吧。

  陈攀:我本人比较欣赏BM,开始我也投资一些EOS,跟大家心情差不多。Steemit是一个空前的产品,当时是有很高的期待的。它是基于这个Steemit做的区块链产品,把内容激励跟内容生产做结合,当时大家是很高的期待,包括它的代币也是有比较高光的表现,应该有上过百倍。

  但是现在回头来看,你说它不成功,它也成功,四年了在社区推动下它也还活着,这也不容易,它代表的是区块链的一种坚守,代表的是社区自治的一种坚守,我觉得它从某种程度来讲它也是成功的。所以我是把Steemit出现,看作区块链内容社区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从2017年开始到现在,我们国内涌现了许多的借鉴Steemit模式有通证机制创新的社区,当然有些已经走完产品上线到最后下线不运营的过程。那财路在坚守,包括友商在坚守这很难得。

  我们借鉴Steemit同时,也是会有取舍。Steemit当时公链性能也不是特别好,国内把内容上链舍弃掉了,通证激励保留了,很大程度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算是内容生产模式的一种全新的引用。这个可以看作是第二阶段。

  而第二个阶段,国内的区块链社区在做什么呢?第一个在探索区块链时代的用户到底需要什么;第二个大家都在等待,等待一个新的契机;第三个拓展,我们都在拓展,我们或多或少也在为区块链布道,把圈外的流量引进来,然后把这个流量给到区块链更需要的项目方。

  陈攀:怎么说呢?你从Voice这个事情上来讲,我们可以看出BM这个人还是挺轴,Steemit做了一版出来不不尽如人意,所以把Voice搞出来了。

  Voice最新的公测版我还没用,所以有些新的功能我不太清楚,但是我们从它之前的资料来看,首先,它是独立的,花了1.5亿资金用来做Voice独立运营,无论在区块链还是币圈都是豪横的手笔的。当然了也有人会说EOS筹集了40亿美金,1.5亿也不算什么。

  但是从产品本身角度来讲,Voice我们国内很多人把它看成Steemit加强版,我个人认为它应该除了本身公链EOS性能比之前好很多,还是多多少少有新东西。这些新东西可能需要公测之后大家去尝试。

  之前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点是它的广告系统,这个广告系统说老实话,我们财路做了一个广告竞价,在我们财路社区的精选频道,这个灵感来源于Voice最开始的测试版,所以我们也是有借鉴它。

  我是觉得Voice的出现,对整个区块链内容社区的发展,它是有一些意义的。不光是内容社区,就整个区块链来讲,它到目前为止来讲没有一个真正的拥有大量用户使用落地的产品,EOS用户对Voice抱有非常非常高的期待的。

  这是希望通过Voice能够让EOS公链的价值得到更大的体现,币安区块101丨财路总监陈攀:区块链内容社区如何赋能行业和用户?也看到了EOS的代币也希望刺激EOS的代币价值往上涨,但现在大家信心可能受到了一点点打击。你说到7月4号本来要发Voice的,EOS币价不是那么理想,我觉得以后EOS的生态链会产生什么,EOS代币价怎么样,已经不是这个消息能够轻易拉盘的,需要实实在在拿出一些线

  币安 思思:我也看到您的微信签名是“财路,区块链共识孵化”,给大家介绍一下怎么理解这句话,或者介绍一下财路是以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去运营的呢?

  陈攀:其实财路我们是2018年5月开始立项的,当时也想过纯媒体,区块链财经媒体,也想过说做社区。

  为什么做社区呢?首先第一个考虑是媒体。区块链媒体是强品牌,什么是强品牌?说白了,你需要有一些牛逼人物站台,我们看到从互联网有一些牛逼人物切入这个领域,比如像链得得、火星财经,像王峰他们本身就有很大的来头,其实对于这些媒体来说强品牌就能给它带来广告。财路最开始,坦白我们这一块是不具有优势的。

  第二点,当时媒体特别特别多,金色财经、币世界、巴比特,后面又有些做得很多很多的。但是我们注意到,媒体其实整个氛围是竞争比较激烈,但好像看上去又没什么竞争门槛,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你就感觉随便一个人,拉两三个小伙伴就能做一个媒体,我们就想了一下社区。

  为什么做社区?第一,我们之前做互联网产品,算是跟用户打交道比较多,我们认为跟用户打交道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比较酷的一个事情。再说社区本身想象空间比媒体要大,社区你能做的一些功能,能够去尝试的东西会比媒体要多很多。媒体的模式,就是那种样子,一说你就知道。就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选择了做社区。

  差不多到9月份,我们财路第一个公测版本就出来了,我们走得算是比较慢。然后到2019年1月份,APP上线月份才正式把这个通证激励给加上去。通证激励加上去之前我们可以说是用真金白银去圈子里面砸了一些KOL过来,这些KOL帮我们带来第一批的用户。

  通证激励上线之后,我们也见识到通证激励的威力,我们当时在运营上也借鉴了EOS 的Dapp的玩法,在第一波通证激励的推动下,用户也得到了比较大的增长。

  2019年6月份我们上线了节点,底层通证激励机制基本雏形出来了。后面围绕节点通证,我们把这个定位成为区块链共识孵化社区,这个是我们基于节点通证机制确定的一个方向。在这之前大家也很熟悉,财路的一个slogan是“财富自由之路”,非常有币圈的气质,后来出了节点我们把它改成区块链共识孵化社区。

  为什么叫区块链共识孵化社区?第一,什么是共识?我们认为人是共识,项目也是共识,观点也是共识,财路要做社区就是一个平台,我们让这些共识在这个平台生长,让人在这个平台成长,所以这是我们想要做的一个东西。我们的方向就是这个样子。

  2019年6月份,节点上线完之后,我们的用户量得到了比较大的增长。到现在为止,像大V也差不多有1000位,机构号也有100来家了,注册用户也是增长得非常迅猛,我们自己本身在行业里面也已经跻身到区块链社区前三。前三谁更强一点,也不去细说了,看大家发展。

  刚刚你说商业模式,币安区块101丨财路总监陈攀:区块链内容社区如何赋能行业和用户?其实是这样,本来区块链社区在商业模式上有相同的地方。首先营收、广告不用说,这都是社区争取。第二,流量转换。你把这个流量引进过来用来干吗?这个就是商业模式的一种。

  但是再结合区块链本身的通证激励玩法,那商业模式上头还有一个核心逻辑是什么?核心逻辑通证价值提升。这个是绕不开的。对比起我们,CLC价值的提升,对比币安来讲就是BNB的价值提升,区块链社区不同于互联网社区在模式上的一个区别。

  另外一个,从运营上引入了通证激励机制,这个是底层的,包括用真金白银砸钱的活动一直砸到现在,大概的话就是这样的情况。

  币安 思思:那咱们财路和币乎、力场、谜渡、币看、支点这些区块链内容社区之间有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咱们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呢?

  陈攀:这个问题说到了我们的友商,通常大家不太愿意去聊这个事情。但没关系,首先我讲一点,对现在区块链来讲,我们跟友商之间多少有一些竞争,不纯粹是竞争。我认为经历了这一波熊市之后,还能留存下来的社区都是值得尊重的,在布道这一块多少是有一些贡献的。已经衰亡我们就不说了,我觉得这一块大家在竞争当中,大家都是同道中人。

  虽然大家都是引入了通证激励的内容社区,但是它还是有区别的。你去看公链和公链有没有区别?那肯定是有区别,算法不一样,有的POW、有的POS,这些都不一样。

  内容社区也是一样,通证激励是区块链社区一个玩法,这个玩法我们从Steemit开了个头,我们拿过来之后,每一家怎么玩是有很大差别。财路方向是利用节点作为底层为核心,去做这个共识的孵化。有一些是好文有好报,有的是链赚,你认为你的好,我认为我的好,虽然大家底层逻辑是通证激励,最后差异化越来越大,最后结出来的果实是不一样。

  内容社区本身是一个流量池子是一个入口,结什么果实大家是不一样的,这是它的本质区别。通证激励玩法不一样,谁的通证激励更长久激励大家做贡献,能够更有力反馈大家,给大家带来价值,这是本质的区别。

  刚刚也提到财路核心竞争力,首先我认为作为社区竞争力都应该是人。为什么是人呢?我们要看一下区块链发展有多少用户?有多少KOL?对我们财路来讲有多少用户、多少节点主能够陪我们走下去?这些是我们的资源。

  然后反过来看,有多少人能够在财路得到成长,有多少人能够通过财路的平台慢慢走出去,我觉得这个是核心竞争力。

  第二个是不管财路现在有什么人,哪怕是很草根的用户,他们未来能成长什么人这个很重要,这是社区核心竞争力,这是社区的生态,土壤产什么样的东西。我希望未来比如说过几年大家聊起行业内某某,某一翘楚是财路走出来的,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特别牛逼的事情,我希望是这样。

  竞争力的话,大家一直讲财路挺有钱的,从2018年开始到现在搞了这么多年了,CLC也还没上所,通过各种活动各种方式补贴用户,这个也是需要一些成本的。我们现在回头看,当初有很多媒体包括一些内容社区,在这个过程当中已经慢慢不存在了,所以这也是核心竞争力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还有很多的一些产品,区块链项目,从开始它就依赖于通证的价格存活的,当熊市来临的时候,他们本身通证的价格很低,在市场上没有成交量的时候项目就死掉了。所以财力是很重要的指标,这个行业受这个行情影响特别大。

  币安 思思:刚刚陈总您也说了,你们在整个发展过程中也砸了很多钱,那你们是怎么看待羊毛党这个群体的呢?因为每一次,每个公司做活动都无法避免这个群体,您怎么看待呢?

  陈攀:怎么说呢?对于羊毛党我们要分开来看,第一个是机器羊毛党,币安区块101丨财路总监陈攀:区块链内容社区如何赋能行业和用户?机器羊毛党只要发现就被干掉,毫无疑问,这是不公平的竞争,它影响真实用户,粉丝的挖矿利益,我们现在是有一套防羊毛的机制。

  第二个,人工羊毛党,人工羊毛党分很多种情况,有一些正儿八经是挖矿,慢慢撸,有一些它用了一些别的手段,它可能会触犯到平台的社区治理规则,但只要触犯这个规则,我们也会进行一些处理的。

  我们回头看一下整个币圈的项目,如果一些项目没有被羊毛党盯上,可能它从一开始就不那么吸引人。羊毛党很多时候也是种子用户之一,因为本来用户体量不大,羊毛党是嗅觉比较敏锐的,很多时候都是羊毛党先来,慢慢其他用户进来。

  羊毛党分开来看,它也不是完全没有贡献,我们也发现有一些羊毛党它慢慢撸CLC,现在也变成我们的忠实用户。我是很希望看到更多这样的结果。当然那些大量用机器的话肯定是不公平的,我们会重点打击和治理。

  我们想一下,在币圈里面,为什么会有羊毛党?互联网也有。币圈的羊毛党为什么这么厉害?是因为币圈的很多项目在早期它给了大家很大的想象空间,币圈有一些实现了很夸张的财富增长。

  比如说以前有一些币卖得非常便宜,随随便便参加一些活动就能拿到,最后发现怎么那个币涨得那么快,价值那么高,有这样的现象存在,所以在2018年的时候羊毛党特别疯狂,各个区块链项目,羊毛党都会参与其中,能拿一点是一点,说不定未来值钱,就是这么一个想法。

  到现在,我们内容社区还是会有一些羊毛党,羊毛党身份也不是纯粹的,本身来讲,他可能背后也是一个投资者也是一个作者也是一个普通用户,有这样利益刺激他去做,也不完全是坏事。当然这有的是可以理解的。

  币安 思思:我看到最早期很多项目羊毛党都财富自由,我觉得确实是。跟刚刚一个游客说的一样,没有羊毛党的项目就不是好项目,说明没有什么人气,说得话糙理不糙。

  陈攀:其实社区为这个行业能带来什么?我觉得归根结底是要带来流量。因为这个圈缺流量,一个外面用户进来,接触是什么?要么是媒体要么是社区,我不希望它是其他吹捧得很厉害的项目,是需要社区去努力成为外部流量进入到圈内的一个重要的一个入口。现在财路也积攒了一些流量,这些流量会反馈给平台里的这些项目方,这也是区块链项目方非常需要的。

  另外一点,社区本身的用户黏性比较强。虽然说整个币圈流量不大,但是用户本身的价值和稀缺性是存在的。我们就想象如果是互联网金融一个用户获客成本,可能到了200、300这么高。为什么呢?因为它是金融投资者,所以币圈很多用户本身也是投资者,投资者这个用户价值是比较高的。

  第二个,社区作为一个平台,我们在平台上面是有大V有项目方有KOL也有普通用户,这个行业里面各个角色都存在这么一个平台,社区是有能力把这些资源做一个整合,算是资源整合的枢纽。我觉得这也是社区能够给行业赋能的一个地方。

  第三点,是我们财路一直是在做的,我们从产品和运营上一直去努力的方向,孵化共识,怎么去运营共识,包括怎么让共识实现价值。第一点孵化共识这是财路目前在做的。我们通过节点的一个通证机制,把挖矿的分配权给到了节点主,让节点主在平台上获得更多的资源扶植,同时让节点主在管理节点用更多更便利的功能,这是我们在努力的,这个就是运营共识。

  运营共识主要通过节点这么一个工具去完成。到后面像实现共识价值转化,现在也有在做海螺,是基于电报的一个即时聊天工具,会有应用场景放在海螺上面,形成一个从共识孵化到共识的运营到共识的价值转化,这样一个链路。

  最近我个人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社区本质上为这个行业带来流量,所以我在想的是,第一,如果熊市还持续很长时间,财路怎么拓展外部流量,第二点,如果牛市马上来临,我们财路如何承载住更多的流量。这就是我们最近在考虑的一个问题。

  陈攀:第一个逻辑,用户来到社区是干吗?赚钱,区块链内容赚钱的核心逻辑是通证价值的提升,这一点是绕不开,我们所谓赋能用户,要怎么把这个CLC我们通证的应用场景拓展得更多,怎么让它价值提升起来。

  然后在此之外,一些辅助的,比如说我们去整合更多的行业资源,拉拢更多的像币安这样的一些优质的项目方,拿到财路现在搞的这个征文,有实打实的奖励,让大家在熊市情况下过得相对来讲没那么艰难,多少获得一些利益,也包括我们自己会花钱做一些补贴,这个是实在的。

  第二个,区块链用户是有成长需求的,很多人都是投资者。通常来讲,一个平台说,来我们这个平台,我们来帮助你成长,这句话像是准备要挨骂的,回过头来看确实有这样的现象。投资者要赚钱,其实是一个不断受伤不断要去揭开自己的伤疤,不断舔伤口这样的过程,有一个把凭运气赚的钱凭实力亏回去的过程。

  区块链用户学习能力是特别强的,赚钱的热情驱使着大家不断复盘,表现在内容平台上面就是不断写文章,不断去总结,很多人刚开始可能是这辈子都没有来到财路后一年写的文章多,这也是成长。我们也看到很多用户他的毅力线点发一篇文章,一直坚持下去。我自己有试过,差不多一个多星期,好像有点困难。

  币安 思思:其实写文章是整理思路最好的方法,我觉得把自己所思所想,把它记录下来也是很好的复盘的一种方式。每一次失败跌倒爬起来去总结自己失败的原因,我觉得这都是很不错的方法。我也很佩服这个圈子里边一直坚持所有的人。因为在这个圈子里你要不断去学习,不断去成长,才能跟得上这个圈子的脚步,不然的话说不定你就哪天被淘汰出局,我真的很佩服大家。

  陈总您怎么看待区块链行业未来的发展。区块链内容社区未来的发展您觉得可能会往哪些方面走。也有很多人在看好这个行业,有很多年轻人想创业,也有很多年轻人问这个行业未来可能的机会在哪里,您怎么看待?

  陈攀:首先第一点,我个人有一点点理想主义,我是比较乐观的。我觉得有一个比较直接的逻辑,就是钱在哪里,聪明人在哪里,未来就在哪里。我们现在看到,区块链虽然说现在的一个资金体量不大,但是我们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这种机构在慢慢涌进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区块链未来是很光明的。

  我们再看,很多国家推出区块链发展的补贴政策,说明国家也是看好的,尽管可能大家认为国家说的区块链跟我们现在做的区块链是不是有些不一样,其实有不一样也有一样的地方,未来的路怎么走,会走向哪里,个体和集体和国家其实都没有一个十足的把握。所以这衍生出来一个问题,大家之前谈到的区块链的未来,到底是联盟链的天下还是公链?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认为它们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它会同时存在的。

  联盟链已经有一些落地的应用了,时不时看到一些消息,哪里有区块链溯源的项目,有一些版权存证的项目上线,在某平台上线,但是仔细去看,它取代不了公链,为什么?目前来讲联盟链的应用,看起来还是有点像,拿着一个锤子去找钉子,核心的一个特征就是溯源和区块链存证这两点。

  要是像公链,我们之前一直提到区块链是什么?是价值互联网,它是要让价值能够流通的,所以很多场景,没有价值的激励,是没法做到让更广泛的个体去参与到区块链治理和发展当中来的。所以未来联盟链和公链都是会同时存在,国家看的好区块链和我们看好的区块链并非完全不一样,还是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更多的是一种互补的关系。随着未来监管的环境越来越好,公链也会得到长足的发展。这是一点。

  这个行业,我认为区块链要在一个很大范围内落地,要真正成为互联网的一个基础设施,它还是需要时间的。应该是在物联网还有5G这个技术普及了之后,区块链会变得更加不可或缺,因为到那个时候,数据,大数据,机器的数据要被更多的人去使用,被更安全的存储,被更安全的传递,这个时候就缺少不了区块链。当这几个技术结合,我们看到机会产生来了,这才是真正的智慧城市来了。

  币安 思思:我也看到有很多网友问陈总,陈总财路最近有什么活动,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吗?

  陈攀:财路的话,大家都知道,我们每个月月底都有两分的价格回购500万CLC的活动,这是2019年的承诺,2019年底CLC要实现流通,最后因为各种原因就把这个推迟了,然后我们社区承诺,流通之前上所之前每个月两分回购500万个,这个活动还是在进行当中的。

  这也算是真金白银给到大家的福利,也不是说大家通过这个活动赚得特别特别多,至少还是可以获得一些利益的。刚才我们讲到,跟币安的联合发起的区块链征文活动,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参与,有CLC有BNB还有一些周边的奖励。

  陈攀:我看到现在大家也是在问,财路什么时候上所?这里透露一点信息:Q4之前。这个话讲起来跟之前也是一样,Q4之前,有多长时间,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币安 思思:我看也有人问,陈总您觉得传统互联网内容公司会进币圈,目前没进来的原因是什么?

  陈攀:传统大的互联网公司肯定会进,只是时间的问题,币安区块101丨财路总监陈攀:区块链内容社区如何赋能行业和用户?我们回头看,在2018年的时候有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尝试进,只是很快被监管叫停了,当时退出那一部分最典型一个特征,就是在手机上能够挖矿。各种各样的水晶、钻石,它本质上只要一实现流通也是进入币圈了。当时吸引最快的也包含了当时币圈的用户。未来监管环境允许,他们还是会进来的。

  陈攀:最看好区块链项目是有的,这个看好和价格看好是两回事。首先,EOS还是看好的,尽管它表现不好,但是无论横向比较还是纵向比较,在公链里也还算不错,只是它还没有达到大家所期待的这样一个高度,但是所有的区块链项目都没有达到。

  另外一个以太坊。这也算是老项目,毕竟以太坊2.0马上要上了。首先我对V神这个人是特别特别喜欢的,他应该是整个区块链领域里面我所知道的三观最正的一个人。我们看到很多的基于以太坊发布的一些项目,V神在点评的时候,不偏不倚,他会讲出它的好也会讲出它的不好。

  比如说最近很疯狂的这种DeFi项目,像借贷挖矿这种模式,V神说它确实是一个新的东西,是一种新的玩法,但是当大家都去玩的时候,它的可持续性在哪里,这是一个问题。所以我就很看好以太坊,也是因为自己比较喜欢V神这个人,觉得在他的领导下,以太坊会走得比较靠谱。

  未来的话,说远一点区块链项目会看好哪些,假设有一天区块链真的能得到一个很大的发展,在很远很远的时候,像预言机的项目也会有一些好的会走出来。另外,内容社区我一直认为被大家低估,内容社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产品,所有的用户都能看到,你能够看到,它那一层神秘的面纱没有了。

  它不像很多的公链,把蓝图描绘得很好,但描绘的1%都没有走,而内容社区无论之前死掉还是现在,它是在实打实往前走。为什么我说大家低估?区块链技术的来临是技术的变迁。

  之前技术的变迁,社区内容生产,都会有很大的一个变化,所以头部内容社区未来的地位和话语权会变得很强。只是说会不会是财路,我们去努力,未来区块链社区会成为什么样的形式,我们会去努力我们会去探索。

  币安 思思:我们今天非常谢谢陈总来区块101作客给大家分享这么多有用的东西,期待下一次能和陈总继续合作。

  陈攀:好的,也希望能跟币安有更多的沟通,大家把资源整合一下,一起为行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币安 思思:我们期待未来有更多的合作,也希望大家积极参与。财路和币安这一次征文活动,希望大家多多参与积极参与。非常谢谢陈总,期待下一次继续来我们区块链101作客,给大家分享更多的东西。谢谢,陈总。

  币安 思思:谢谢大家观看,也希望大家多多参与币安交割合约大赛,扫码瓜分20万美金BNB。谢谢大家,拜拜。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