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

关注:0 次  更新:2021-5-27  “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

  “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编辑导语:“广告门”涉事人李娟被判14年,上海雨鸿因无财产可供执行,企业口号合作广告商们只能自行承担垫资损失,得到过11亿免费宣传的比亚迪成了唯一没受损的当事方。

  沉寂两年的比亚迪广告门事件再度引起关注,对于本就处于弱势的乙方来说,该案的判决结果不甚理想。5月20日,一位服务多家车企的公关公司负责人告诉中车网:“车企向来是国内公关界大客户,为了争夺客户多获得收入,公关公司已经到了恶性竞争的地步。客户项目是块肉,当你无法判断它是好肉还是烂肉时,为了生存总得去吃一口,“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而吃了烂肉就会闹肚子生病自己受损”。企业口号

  今年4月29日,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公布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经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本案被执行人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雨鸿)暂无财产可供执行,故无继续执行的条件,应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这意味着,广告商们为比亚迪宣传活动垫付的11亿元打了水漂,企业口号只能自吞苦果。

  比亚迪“广告门事件”源于2018年7月,彼时,一位自称上海比亚迪高管名为李娟的人士,与多家广告公司签单为比亚迪宣传,总额达到11亿。李娟称自己幕后老板叫陈振宇,是比亚迪隐形股东。李牵头的广告供应商为比亚迪举办了CD级车展,推动了与英超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合作。

  2018年7月12日,比亚迪官方微博声明称,“上海比亚迪”这家公司并不存在,“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高管身份,与多家单位及机构展开广告宣传类合作,企业口号“用伪造的比亚迪印章与任何单位或机构签署的合同,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李娟与公关公司展开合作的主体是上海雨鸿,而非上海比亚迪。2019年12月,李娟被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

  前述公关公司负责人说,比亚迪的这件事本身就有个隐患,所有遭受损失的公关公司都不是与比亚迪直签,都属于间接代理。如果是直签,比亚迪一定脱离不了干系。这些广告公司认为自己是间接代理,服务的上海比亚迪才是直接代理,“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但后者本身就是个冒牌公司,根本没有代理资质。“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

  甲乙双方合作过程中,占有资金优势的甲方明显更为强势,体量庞大的汽车企业尤为如此。中车网了解到,公关公司服务客户过程中,先期活动多由自身垫资,基金公司通常两到三个月结一次款,车企常常至少半年后才对乙放结款。“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比亚迪广告门受损广告公司都以垫资方式为比亚迪宣传,此次的判决也表明,诸多乙方只能自行承担垫资后果。

  虽然最终结果仍是广告商们吃闷亏,早在比亚迪发出严正声明之时,“广告门”宣判乙方叫苦不迭比亚迪毫发无损众媒体就曾提出诸多疑点:如比亚迪总部为何在长达3年时间中,企业口号对李娟借比亚迪名义与广告公司开展宣传合作不知情;在李娟参与的比亚迪诸多活动中,有多位比亚迪高管、当地4S店负责人站台,与阿森纳的合作活动中,公司副总就曾出席;李娟合作广告商执行的CD级车展上没有见到第二家比亚迪展台。

  比亚迪并未否认曾接触过李娟,称与阿森纳的合作是2018年4月,当时李娟用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以资本赠送及优惠价格的方式推进。一个月后,李娟以自有资源试用(广告及活动)及免费使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

  另一位以车企为主要客户的公关公司创始人向中车网透露:“比亚迪广告门背后另有故事,很多人在比亚迪总部见过李娟。李娟本人若和比亚迪没关系,也不可能接到那么多业务。甲方乙方合作向来水很深,比亚迪广告门暴露于公众,内部人事斗争才是深层次原因。”

  曾有报道,李娟所称的幕后老板、比亚迪隐形股东陈振宇,曾和王传福妻子李柯共同主导比亚迪的人事调整工作。按照李娟的理解,陈振宇与李柯在运作比亚迪海外建厂项目,向李柯直接汇报工作 。此后李柯公开表示不认识陈振宇,陈并非比亚迪内部人士。

  一位合资车企内部人士对中车网表示:“如果有一家广告商说给我们做免费广告,我们肯定不会接受。车企一般对广告商的资质、财务的要求非常严格,不是谁都可以成为直接代理的广告商。现在调查背景很简单,广告门事件明比亚迪内部管理比较松散,起码公章管理不合格。企业发展要看长期合规性,企业口号不能以不违法为底线。一次钻法律漏洞虽然能躲过法律制裁,也会对公司的形象造成伤害。”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