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媒体质疑薯愿广告仨月后上海工商开罚单

关注:0 次  更新:2020-11-20  北京媒体质疑薯愿广告仨月后上海工商开罚单

  北京媒体质疑薯愿广告仨月后上海工商开罚单近日,好丽友·薯愿牌薯片因涉嫌虚假宣传遭上海工商处罚。其实早在2013年年底,企业口号已经有北京媒体对薯愿的广告宣传内容提出质疑,却并未引起企业方面足够的重视,当地监管部门亦未跟进调查。时隔3个月后,这份迟来的罚单却从上海开出。

  据媒体报道,“好丽友·薯愿”马铃薯膨化食品因产品外包装内容涉及虚假宣传,被上海市工商局处以5万元罚款。北京媒体质疑薯愿广告仨月后上海工商开罚单

  早在去年12月中旬,《北京商报》就曾对薯愿等打着“非油炸”旗号的薯片进行调查,称其能量和脂肪含量与油炸薯片相差不大,但却在宣传中主推不发胖,北京媒体质疑薯愿广告仨月后上海工商开罚单甚至暗示有助瘦身。

  好丽友公司当时解释称,北京媒体质疑薯愿广告仨月后上海工商开罚单同为原味产品,薯愿能量比同公司油炸产品热量低7.5%,而脂肪含量低27%;比市场某品牌油炸产品能量低5%,脂肪含量低24%。

  食品行业专家则认为,企业口号脂肪或者能量含量并不是发胖与否的惟一评估指标,薯片本身就是淀粉含量很高的食品,再加上其特殊的制作工艺,让它毫无疑问地成为高脂高油食品。

  专家分析认为,相对于油炸薯片,非油炸薯片更健康的理论可以理解,但如果说有助减肥,或者不用为发胖担心,就是夸大宣传。

  在去年12月的这篇报道中,已经有法律界人士从法律角度解读此事,认为好丽友涉嫌构成利用广告进行虚假宣传。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现,在对好丽友上海罚单一事的报道中,大部分媒体仅将薯愿罚单信息制作在标题,并在导语中简单提及,北京媒体质疑薯愿广告仨月后上海工商开罚单并未进行详细报道。而《北京商报》则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解读。

  该报首先引用了2013年1月1日实施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该标准中规定,如食品配料含有或生产过程中使用了氢化或部分氢化油脂,必须在食品标签的营养成分表中标示反式脂肪酸含量。如果100g食品中的反式脂肪酸含量等于或低于0.3g就可以标示为“0”,北京媒体质疑薯愿广告仨月后上海工商开罚单亦即:标示为“0”的产品未必一点都不含反式脂肪酸。

  好丽友方面对此解释称“无”可以用“0或者100%不含”来标注,因此宣传不违法。

  公开资料显示,反式脂肪酸是一种不饱和脂肪酸,主要来自经过部分氢化的植物油。长期摄入可形成血栓、影响发育、降低记忆、容易发胖,甚至引发冠心病。

  去年12月中旬,当好丽友产品宣传语被媒体质疑后,舆情并未出现强烈发酵,无论是企业还是监管部门,均未能迅速跟进此事。

  企业方面在危机发端处的态度并不积极,企业口号《北京商报》当时的报道显示,好丽友是通过邮件回复的,而未与媒体进行电话或面对面的交流,且在解释此事时通过引用数据和与同类产品对比,意在为旗下产品及宣传方案进行辩解。

  从另一个角度讲,企业口号当媒体履行了舆论监督职责,将问题暴露在公众面前后,相关监管部门却没有及时跟进调查。企业口号

  一种商品,被北京媒体质疑,却在不久后在上海被开出罚单。不能不说,这与地域性监管失位有一定关系。

  在上海市工商局向媒体公布罚单后,舆情发酵的力度和速度远大于三个月前的那次报道,目前转载量已经超过200篇,且大部分内地主流媒体都有转载或跟进报道。

  此外,这种危机在自媒体上的发酵力度更强,对品牌的伤害也更大。在新浪微博上,企业口号网民除了对于产品虚假宣传本身的抨击言论之外,还对上海市工商局的罚单金额提出了质疑,认为与涉事企业在华影响力相比,5万元的罚款金额实在太少。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