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Slogan - 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广告标语

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

  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2月3日,美国轻奢集团Capri公布第三季度财报。在截至2020年12月26日的三个月内,集团销售额大跌17%至13亿美元,

  按品牌分,营收占比最重的Michael Kors收入下跌18.6%至9.86亿美元,Jimmy Choo大跌27%至1.21亿美元,Versace则与上年同期持平录得1.95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该季度电子商务销售额环比上升65%,中国内地市场销售额实现两位数增长。

  Capri集团董事长兼CEO John Idol表示,对第三季度的业绩感到满意,因为收入环比增长并且超出集团的预期。他表示,第三季度集团在欧洲、中东及非洲市场的店铺有近40%被迫关闭,这些市场未来将成为重回增长的阻力。

  同期,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的母公司Tapestry集团发布财报显示,在截至2020年12月26日的三个月内,集团销售额录得16.85亿美元,同比下滑7.21%;净利润收入3.11亿美元,同比增长4.55%,均好于此前预期。

  2月1日,美妆巨头资生堂发布2020财年业绩预告,在截至去年12月底的12个月内集团销售额同比大跌19%至9200亿日元(约合566亿元人民币),较此前预期提升了50亿日元,营业利润则大跌87%至150亿日元,净亏损较此前预期的300亿日元收窄至120亿日元。

  疫情冲击让各大美妆集团不得不“瘦身”减亏。2月3日,资生堂与私募基金CVC Capital达成协议,将以1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个人护理业务,包括在中国市场颇受欢迎的Tsubaki、Senka、Uno等6个平价品牌,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相关交易将于7月1日完成,届时双方会成立一家合资公司,资生堂将持股35%。

  根据财报,2019年资生堂个护业务的销售额为64.9亿元人民币,截至2020年6月30日,这块业务尚有7.2亿元人民币的负债。

  高端羽绒服品牌Canada Goose公布2021财年第三季度财务数据,在截至去年12月27日的三个月内,销售额出现了疫情以来的首次增长,同比增长4.8%至4.74亿加元。

  这个冬天数波寒潮刺激了国内羽绒服的整体销量,Canada Goose多家门店前排起长龙,天猫旗舰店的部分经典款式出现缺货。得益于线上销售额的激增以及中国市场对于奢华羽绒服需求的增加,报告期内Canada Goose在中国内地大涨41.7%。

  2月3日,《Vogue》中国前主编张宇在微博宣布,加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成为投资合伙人,“还是在时装/生活/娱乐消费界,支持新一代中国创意和在中国寻求发展的国际品牌,但是增加了宽度和厚度。”

  张宇和《时尚芭莎》前主编苏芒、《Elle》前主编晓雪,被称为中国时尚界的“三大女魔头”,在圈内影响力巨大,有着无可替代的人脉和资源。殊途同归的是,去年12月,张宇从供职15年的《Vogue》中国版离任,而另两位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离开,这意味着纸媒黄金时代的三大刊主编悉数出走。

  1月底,Salvatore Ferragamo宣布演员林允、李宛妲及邱天成为品牌Viva形象大使并发布Viva系列形象大片。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1979年Salvatore Ferragamo品牌创始人的长女Fiamma Ferragamo设计出Vara女鞋,至今仍是品牌最经典的鞋履之一。去年,创意总监Paul Andrew对标志性Vara加以创新,推出Viva系列鞋履及手袋。新版蝴蝶结比原版的罗缎蝴蝶结更大,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轮廓也更为鲜明。

  近年,包括“老花热”在内的时尚回潮,让各大品牌重新审视自己的“遗产”。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2019年Cartier推出Guirlande de Cartier系列手袋,灵感来自品牌最具辨识度的红盒子。类似玩法的还有Tiffany,从经典购物袋衍生出皮革纸袋包和束口袋,两大轻奢集团销量下滑 资生堂出售6品牌“回血”将“Tiffany蓝”视觉元素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