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

  “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1月30日,一桩资本市场的荒诞怪事,让沉寂许久皇台酒业(8.190,0.04,0.49%)(000995.SH)再次“扬名”,其库存的成品酒突然不翼而飞,价值高达6700万元,占公司存货的四成。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如今的皇台酒业已经深陷困境。去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仅有227.74万元,酒广告词应收账款只有62.45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6.10%,已经严重资不抵债。“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而此次核心资产的丢失,皇台酒业大幅亏损。根据公司预告,预计2017年度亏损1.2亿元至1.4亿元,成为A股首家预亏的酒企。

  实际上,皇台酒业上市已达17年,经营业绩整体上较为惨淡,此前因连续亏损已经3次披星戴帽。预计2017年度报告发布后,酒广告词将再度被戴帽。

  “中小型酒企实力不足,全国化布局存较大风险。”2月1日,一长期关注酒业发展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皇台酒业大力推进全国化布局收效甚微,加上股东之间不和,导致公司经营难有起色。

  针对公司的现状及未来发展规划等,长江商报记者上周向皇台酒业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止暂未获得回复。

  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皇台酒业盘子小,市值不到20亿元,未来或靠运作重生。

  1月31日,针对二级市场股价大幅下挫,皇台酒业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近期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

  然而,“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真实情况并非公告所述,酒广告词就在公告的前一天,皇台酒业发布成品酒库亏风险提示公告,称经公司财务部牵头对库存商品、财务状况进行盘点和清查,发现公司库存成品酒出现严重亏库,金额约6700万元,对此将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目前,公司正在核查亏库原因。

  一纸公告令市场哗然,酒广告词高达6700万元的成品酒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去年三季报显示,皇台酒业的存货为1.69亿元,丢失的成品占存货的四成。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库亏成品酒方面,皇台酒业语焉不详。皇台酒业有白酒、葡萄酒等,库亏的是什么酒,单价多少、可能有哪些原因导致库亏等,均未披露。

  一白酒行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根据皇台酒业去年半年报,白酒营业收入3335万元,葡萄酒180万元,由此可判断,库亏的是白酒可能性更大,而根据公司白酒销售单价,6700万元的库亏大约有百万瓶。

  与成品酒库亏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告显示,净利润为亏损1.2亿元至1.4亿元,同比增长4.76%至11.11%。2016年,公司亏损1.27亿元。

  连续2年亏损,皇台酒业面临被ST,而这将是皇台酒业上市17年来的第四次被ST。

  2000年上市的皇台酒业,第三年开始亏损,上市第五年首次被ST。刚刚扭转亏损摘帽后,又于2007年、2008年连续两年亏损,第二次披星戴帽。2013年、2014年再度连续两年亏损被第三次戴帽。

  经营业绩惨淡的皇台酒业在回报投资者方面更是难堪。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上市以来,皇台酒业从未进行过现金分红,仅在2002年、2006年进行过转股,分别为10股转1股、酒广告词5.32股。

  皇台酒业经营业绩惨淡,与股东之间内讧密切相关。截至去年9月底,皇台酒业持股5%以上的重要股东只有2名,分别为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厚丰)、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皇台商贸),持股比分别为19.60%、13.90%,相差并不大。

  回溯皇台酒业公告,除了在股东大会、董事会上的争夺,双方还多次对簿公堂。如2016年初,第七次(前六次为皇台酒业未按期清偿借款事宜)扛起诉讼大旗的皇台商贸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公司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的决议。理由是2015年11月5日,皇台商贸授权董事冯瑛参加了*ST皇台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发现董秘未参加,其认为这是违反《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和公司章程行为。

  股东之间的内讧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实控人在主营业务运营、公司掌控方面存在不足。

  2012年10月,公司拟向实控人卢鸿毅等投资者发行1800万股,募资1.9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贷款,卢鸿毅将借此提升控制力,结果因公司与前大股东北京鼎泰存在重大诉讼,未能实施。

  2013年,公司再推定增,拟向上海厚丰等发行5500万股,募资4.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一旦完成,卢弘毅将间接持有皇台酒业30%以上股份。这一次,又因北京鼎泰提出仲裁申请而终止。

  次年,公司修改定增方案,计划发行不超过1.9亿股募资14亿元,结果因二股东反对而未能获股东大会通过。

  屡战屡败,或许是失去了信心。2015年,皇台酒业易主。上海厚丰原股东刘静、卢鸿毅、赵泾生将所持全部股权作价1亿元转让给新疆润信通,后者由此成为上市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吉文娟成为实控人。

  除了股东不睦外,皇台酒业的全国化布局也已沦陷。2013年报显示,皇台酒业曾提出,坚持以白酒与红酒并重,立足本地市场,放眼甘肃省外,在南方区域,将以浙江、广东等经济发达省份为战略目标地,“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依托西北冰川概念,积极拓展新型市场。

  从去年半年报显示,这一布局很不理想。去年上半年,甘肃省外的营业收入只有可怜的16.64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0.44%。

  皇台酒业的主营业务几乎已经凋敝。去年三季报数据显示,虽然公司的营业毛利率达到35.51%,但营业净利率低至-165.87%,导致营业利润率为-100.12%,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为-600.18%。

  现金流方面,去年9月底,账面的货币资金只有227.74万元,较年初减少88.11%,创了历史新低。应收账款也只有62.45万元。

  相反,公司的负债还在攀升。去年9月底,“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其资产负债率高达106.10%,严重资不抵债,较年初的88.55%劲升了17.55个百分点。短期偿债能力方面,流动比率0.56倍,速动比率低至0.08倍。二者明显偏低,表明公司的短期资产变现能力很弱,存在较大的财务风险。

  资产负债表显示,负债总额3.91亿元,超过资产总额3.68亿元,其中,酒广告词流动负债3.51亿元。显然,资产根本无法覆盖负债。

  “综合多方面因素,皇台酒业的心思似乎已不在做酒业务上,实业发展处于停滞状态。”一名白酒业人士分析,皇台酒业的经营不善情况较为复杂,未来,公司或将跳出酒企圈子。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皇台酒业的资本运作较为频繁。最近的一次是,公司曾计划出售白酒业务、跨界投资幼教业务。

  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无论皇台酒业此次的重组能否成功,未来,预计公司仍将会通过并购重组脱困。

  人社部近日在其官网公布了2017年全国各地区月最低工资标准和小时最...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农业(农牧、农村经济)厅(局、委)...

  大树底下好乘凉!ICO(首次代币发行)白皮书有大佬名义背书、宣传时有...

  在经历2007年股灾和2014年老鼠仓事件后,海富通元气大伤,不仅权益...

  过去一年在资本市场上风头正劲的寒锐钴业(304 490,-10 40,-3 30%...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