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

关注:0 次  更新:2021-11-8  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

  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如今,小鲜肉在阿宝色的古装神剧里,施展着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五裂的演技;

  普通人在收看会员专属广告的间隙,上直播间里下单了一箱扫码价1999,到手19.9的高端定制酒……

  “老俞小心点啊,百货尤其酒啊茶啊,这个水很深,别把一世英名搭进去啊”,几天前,这则名为《李国庆在线警告俞敏洪》的短视频火了。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

  起因还是教育培训行业的不景气。最近,作为行业龙头的新东方不仅大幅裁员,还有意入局直播和短视频。

  据媒体报道,9月份,俞敏洪在高管会议上曾说道,“薇娅一年能卖一百多个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

  看到这,你可能也忍不住要章子怡三连了——“为什么都要来带货呢?主播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职业吗?所有人都要来分一杯羹?”

  然而,事实似乎确实如此。前面提到的前当当网话事人、现知名离婚博主李国庆,不久前就曾高调宣布自己继当当网、早晚读书后的第三次创业——直播带货。

  此次复出,高情商的说法是“重战百货江湖”,低情商的说法则是继潘嘎之后,李国庆也开始卖酒了。为此,他还专门发了条视频声明自己不是缺钱了,“当当股份,咱还是大股东,价值几十个亿呢”。那么,如此不差钱的李总,究竟为什么要直播呢?

  这份号称由《财富》杂志统计的“网红新经济”榜单,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罗列了全网各平台网红主播从2019年起至今的销售提成、代言、签约费、广告通告打赏费等收入总和,并根据收入水平进行了排名。

  而这份榜单给出的数据,无疑令人大受震撼的——不仅薇娅、李佳琦两大主播合计收入超过百亿,冯提莫、李子柒、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papi酱、辛巴、雪梨、罗永浩等人收入也超过十亿。而总共30人的榜单里,收入破亿的竟有27人之多,引得网友直呼“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把税务局喊过来”。

  这份“网红主播收入排行榜”,随后就被“财富中文网”官方微博辟谣称为“冒用名义的虚假榜单”,也就是说,这些动辄百亿十亿的收入并非真实数据。然而,“直播带货一定很赚钱”的共识,却早已深深地印刻在网友们的脑海里。

  近年来,无论是荧幕上的童星还是硬汉,金牌配角还是知名反派,都纷纷齐聚在短视频的酒类带货区。而直到“嘎子”谢孟伟与老艺术家潘长江联手贡献出了一个年度热词“潘嘎之交”,大家才渐渐发现,去短视频卖酒,似乎成了过气名人的终极归宿。

  现在,提到直播卖酒,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卖酒界的四大金刚“潘嘎震光”总是绕不过去的名字。潘嘎二人自然不必多说,而比起潘嘎的“卖丑”嫌疑,演员于震和张晨光更像是兢兢业业的上班族,主业是演戏,副业是卖酒。

  博主“欧阳志刚正在搞创作”统计过直播卖酒领域的明星,这些明星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型——

  名著组有《三国演义》里的“关羽”陆树铭,《水浒传》里的“鲁智深”臧金生;戏说组有《康熙微服私访记》里的“法印”侯堃、《神医喜来乐》歪嘴商人“孟庆和”杜旭东;大湾区组有陈浩民、曾志伟;光头反派组有李明、杜玉明;此外,还有文体两开花组里的相声大师李金斗和拳王邹市明。

  有网友感慨,现在明星再也没有那种遥不可及的感觉了,“小时候觉得,哇,在电视机前能看到明星都好激动,如今明星带货什么的太多了,反而觉得没那么多光芒了”。

  诚然,电视时代,荧屏像一道结界,观众在这头,老艺术家在那头。网络时代,屏幕却像一道桥梁,方便了屏幕这头的人将手够到那头人的兜里,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回过头来却发现,对方的手指早已指在自己的鼻子上。

  直播卖酒的滥觞,一般要追溯到去年春天。疫情的出现,使得酒类零售逐渐从线下转入线上。知名主播里,李佳琦、薇娅卖过红酒、罗永浩卖过白酒,销售额从几百万到几千万,酒水也逐渐成为直播间里重要的品类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直播卖酒”并非一开始就是贬义词,甚至到现在,它也只是个中性词。卖酒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卖的是什么酒。

  事实上,茅台、五粮液、汾酒等知名酒企均开设了短视频账号,但这些白酒品牌在官方直播间的折扣力度并不大。据财经媒体“深响”统计,一些中高端产品的直播间售价,甚至只比线下标价便宜几十元钱。而根据五粮液集团财报,2020年其线亿元的线下收入仍有明显的差距。

  换句话说,线下仍然占据酒水零售的大头,线上更像是酒企的护城河,这无疑与人们观感相悖。有段时间,我以为全世界的五粮液都在潘嘎的直播间里了。

  就拿直播卖酒界的知名台词“买两箱茅台送你一箱五粮液”来说,这些超大力度折扣表象的背后,往往是与观众玩的一个文字游戏。

  据《新京报》调查,潘嘎口中的茅台酒并不是大家熟知的飞天茅台,而是茅台集团旗下一款名为“富贵万年”的产品;五粮液也并非经典五粮液,万万没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间里了而是五粮液集团旗下公司所生产的一款名为“国鼎”的产品。

  除了贴牌酒,潘嘎们最常卖的还有打擦边球的“进口洋酒”,但有网友直言,那根本就不能算是酒——“传统的酒最起码以谷物作为原材料,加工发酵蒸馏以后出来的才是酒。那些直播间卖的都是啥?可食用酒精勾兑香精色素,再配个包装就是酒了?”

  这种指责似乎并不冤枉,有好事者曾专门把直播间最火爆的“X.O”买回来分析,配料表依次是:水、焦糖色、葡萄汁。于是,每当老艺术家们开始直播,总有人在底下调侃“谢谢哥,喝了你的酒,酒驾都查不出来”。

  嘎子吆喝的“原装进口,买两瓶送一个手提袋”的“法国酒”,看起来就十分可疑。

  不过,人类的爱憎似乎并不相通,网友们骂得再难听,直播间的生意却依旧红火。伴随着“321上链接”“先来200套”“今天就要给家人们送福利!听我的,再上100套!”的吆喝,相似的故事在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重演。

  无论是微信上的卖茶小妹,还是直播间里的卖酒老哥,目标受众其实都是同一群人。这一波中老年男性用户或成最大输家。

  或许就像脱口秀演员呼兰所调侃的那样,直播俨然是当代经济学奇迹,买卖双方都觉得自己赚了,亏的是那些没看直播的人。

  打开短视频软件,你能看到形态口音各异的男女老少口播着一样的台本,细数着“潘子”的七宗罪——潘子又出来卖酒啦、拒绝了反诈警官老陈的连线啦、让没付款的网友滚出去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啦……

  有人说,小时候以为“德艺双馨”是老艺术家们的标配,现在才明白“德艺双馨”原来是老艺术家们的顶配。

  在潘长江的直播间与短视频留言区高赞的评论,也往往是“做个人吧”“潘子,来两瓶假酒”“潘子这是要晚节不保啊”……

  其实,无论明星还是观众,大多都认可一件事,那就是“凭本事赚w(钱),不寒碜”。但人们很难不去这样猜想,如果不是很缺钱,为什么老艺术家们要纷纷下海?

  前段时间,老演员张晨光卖酒时被嘲“晚节不保”,泪洒直播间的新闻上了热搜。如今他的心态显得好了很多。

  八九十年代流行过一个词叫“走穴”,指的是艺人天南海北地接私活赚外快,搁到现在大概会被粉丝们心疼地称作“娱乐圈打工人”。但对于不少过气已久的艺人来说,面对的往往是无工可打的局面。

  这其实是个有点辛酸的事实,即不红的艺人也是有鄙视链的。有的人能上歌手或演员的竞技类综艺,有些能上《吐槽大会》,但有些,就只能上直播间了。

  网络大电影曾是一根救命稻草。拿演员陈浩民为例,很多人知道他是97版《天龙八部》里的段誉,但很少人知道他也是“网大一哥”。

  据“博客天下”统计,从2017年第一部《斗战胜佛》算起,到2021年的《霸王》,5年间陈浩民拍摄了超过30部网络大电影。将自己的经典形象消费了个遍后,这位年届半百的港星转向了直播。

  如今,小鲜肉在阿宝色的古装神剧里,施展着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五裂的演技;老戏骨在水很深的直播江湖里,派送着“买两箱茅台送一箱五粮液”的福利;普通人在收看会员专属广告的间隙,上直播间里下单了一箱扫码价1999,到手19.9的高端定制酒……

  [2] 《315消费提醒|直播卖酒此名酒非彼名酒?》,新京报,2021-03-15

  [3] 《“网络大电影一哥”竟然是他?港星的再就业之路》,博客天下,2021-05-2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