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江南:五粮液机场是为广告效应还是为宣传效果?

  醉江南:五粮液机场是为广告效应还是为宣传效果?据《江南时报》5月25日,5月23日,四川宜宾副市长谢杰表示,2012年5月14日,四川省政府关于《四川宜宾五粮液机场建设工程项目》立项请示经国务院正式发文批复立项。宜宾机场将迁址重修,并命名为“宜宾五粮液机场”,机场预计建设工期为3年。

  看到这则新闻,笔者很是诧异:宜宾机场为何叫“宜宾五粮液机场”,这样叫法的出发点是什么?正基于此,新闻一出来立即引来网民的舆论围观,并且舆论一边倒,醉江南:五粮液机场是为广告效应还是为宣传效果?醉江南:五粮液机场是为广告效应还是为宣传效果?感觉“宜宾机场”太现实,太功利化了。

  呵呵,“宜宾五粮液机场”一经亮相,醉江南:五粮液机场是为广告效应还是为宣传效果?立即火了“机场体”创作,或许这正如网友所说的,既然宜宾机场可以是“五粮液机场”,那么上海浦东机场、北京机场、杭州机场也分别可以称其为“阳春面机场”“二锅头机场”与“龙井机场”。这样的造句虽然让人忍俊不禁,但却不无现实根源。看来今日“机场体”创作很时髦!

  其实宜宾机场改名“五粮液机场”,酒广告词酒广告词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看机场名称是否重利;二看五粮液机场是否仅仅是一场广告效应。愚以为,不能为了芝麻丢了喜欢,醉江南:五粮液机场是为广告效应还是为宣传效果?醉江南:五粮液机场是为广告效应还是为宣传效果?很多事情我们有关部门不能仅看重经济效益。酒广告词“五粮液机场”很容易让人联想起2011年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被命名为“真维斯楼”,两起类似的事件,折射的均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商业霸气。

  命名为“宜宾五粮液机场”不能全赖五粮液撒酒疯,估计也有政府有关的小九九,归根结底还是利益在驱动。“五粮液机场”是将原宜宾机场迁至11公里外的某乡镇进行重新修建,酒广告词这一迁一建估计要花不少钱,这还不包括购买飞机的费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光修建第二跑道及新航站楼便花掉142亿元,酒广告词这样一大笔钱漫说民航公司很吃力,就是当地财政也补贴不起。很明显,经过“化缘”,当地第一大财主五粮液集团掏了“冠名费”。反正有人愿意出钱,何乐而不为,所以出现“机场体”也就不足为奇观了!

  笔至文末,笔者有点想不通:是谁为了所谓的经济利益,用权力和商业硬是勾兑出了“五粮液机场”这一新名词?估计没有人回答,有关部门也不会正面解答!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