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

  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美国东部时间5月31日下午3点22分,SpaceX公司的猎鹰9号载人火箭发射成功。此次“龙飞船”(SpaceX Dragon)的成功发射标志着私营公司提供载人航天服务的新纪元。早在发射前SpaceX的总裁马斯克(Musk)就曾委托洛杉矶街头艺术家特里斯坦·伊顿(Tristan Eaton)为这次太空之旅创作一批艺术品。特里斯坦交出了一个名为“人类的善意”(Human Kind)的系列作品。这一个系列的作品由巨大的双面板构成,板的材质则是货真价实的黄金搭配黄铜和铝组成。这些作品将与龙飞船一同在太空遨游3-4个月然后返回地球。

  近日意大利著名的乌菲兹美术馆(The Uffizi Galleries)馆长发表了言论,希望将馆内收藏的文艺复兴时期艺术作品归还到它们原本的教堂。文艺复兴时期的宗教艺术品大多都是为教堂制作的,几百年来它们也一直被安置在教堂当中。二战后,为了安全起见,意大利政府将大量的艺术作品从教堂中移至美术馆内保存。而现在馆长Eike Schmidt认为将画作放回到原本的宗教场景中有助于观众更好的理解和感受作品的意义。上图的这一副杜乔(Duccio)的早期文艺复兴大作就成为了首个候选人。然而将作品移动回各个教堂,如何维持和以前一样有效的修复维护以及安保也是需要考虑的大问题。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

  只有当人们跪在我面前,而我为他们带去宁静和希望,我才感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举世瞩目的巴黎圣母院的重新开放之路走的比其他任何博物馆都要更加艰难。从2019年4月15日发生的重大火灾起,巴黎圣母院的命运就一直牵动着全世界人民的心。直至今日, 巴黎圣母院已经关闭了超过一年的时间。但是就在5月31日,法国传来了令人欣慰的好消息,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13个月的清洗及修复过后,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巴黎圣母院广场(Parvis de Notre-Dame de Paris) 可以于6月7日重新对公众开放。虽然距离整体修复的完成还有相当长的距离,但这样的举措至少说明了巴黎圣母院正在有序的恢复中。

  艺术家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克里斯托·弗拉基米罗夫·贾瓦契夫)于当地时间5月31日在纽约的家中去世,享年84岁。克里斯托与妻子Jeanne-Claude共同从事大地艺术几十年,在山川,湖泊,楼房,海洋之间创作,希望能够与自然对话。克里斯托虽然离开了人世,但他的艺术精神将会永远也许下去,就像他在1958年的一封信中提到的一样:“Beauty, science and art will always triumph.”(美,科学以及艺术总能赢得胜利。)他生前构想的“被包裹的凯旋门”将于明年实现。

  英国皇家信托(Royal Trust)公布其收藏的一副女性肖像画中身份未知的女子被确认为玛丽·波琳(Mary Boleyn)。2008年,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出演的由BBC电视剧改编的好莱坞电影《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讲述的就是这位画中女子玛丽·波琳的故事。出身英格兰贵族的玛丽·波琳是英格兰王后安妮·波琳(Anne Boleyn)的姐姐(此处仍有争议,一说认为是妹妹),妹夫亨利八世的众多情妇之一,依其所述,她还是亨利八世对手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情妇。此前玛丽的故事相比起姐姐安娜并不为人所熟知。这幅作品最早是用来装饰温莎堡的14副女性肖像画的其中一幅。

  黑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s·Floyd)的事件在美国还在持续发酵。美国的许多主要城市已经被者占领。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同时,各大社交媒体上也几乎被相关新闻和图片所占领。在事件发生后的周末,大部分博物馆选择了保持沉默,并没有立即为弗洛伊德发声,因此收到了业界许多艺术家,策展人的批评。随着越来愈大的舆论压力及事情的严重性不断升级,一些博物馆选择开始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声援。明尼亚波里斯(Minneapolis)的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与美国警方解除合同的大型博物馆。“直到他们能够平等,有尊严的对待各种肤色的群体。”博物馆在一条带有#BlackLivesMatter (黑人的生命重要)这样话题标签的Instagram帖文中写到。

  5月22日的一场采访中,希腊文化部部长Lina Mendoni再次重申要求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归还帕特农神庙的大理石装饰遗骸。“如果没有帕特农神庙这一至高无上的文化符号,西方文明就不复存在。因此这一符号理应重新迎回它散落在各国的雕塑。”Lina在采访中这样说道。从1983年起,希腊人一直在坚持不懈的要求英国归还这一批雕塑。1816年来自英国的Lord Elgin作为“古典艺术的爱好者”,就在希腊搜罗了许多艺术品(主要是雅典的帕特农神庙),并运回英国。这个行为在当时就受到了各方的强烈谴责,他被痛诉为贪婪的文化艺术摧残者。迫于舆论压力他选择出售这批艺术品,而大英博物馆则以极低的价格购得了这批珍贵的雕塑

  曾经属于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Queen Marry of Scots)的一本祈祷书将在伦敦的佳士得拍卖。这本祈祷书的估价为25英镑。这本祈祷书的精致程度令人咂舌:书中40幅精美的细密画(miniature)由François de Rohan绘制,他是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I)麾下最抢手的艺术家之一。玛丽的童年在法国宫廷度过,同时在嫁给弗朗索瓦二世后(François II)成为了法国王后。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由于丈夫的早逝(1560),玛丽在一年后又回到了苏格兰,这本祈祷书也随玛丽一起于1561年被带回苏格兰。然而是谁在玛丽死后立即获得了这本祈祷书我们不得而知。

  原标题:《巴黎圣母院的回归,在路上/波琳家的女儿找到了/艺术品飞入太空》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