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這場“戰疫”的戰士

关注:0 次  更新:2020-11-21  我們都是這場“戰疫”的戰士

  我們都是這場“戰疫”的戰士既要讓“抗疫作品”成為抗擊新冠病毒的精神糧食,又要走在抗疫第一線,這是四川廣大作家在這個特殊時期的的共同追求和心願。《中國風》雜志,2020年第2期增刊推出“抗疫大愛特輯”欄目,在“中國詩歌網”“全國抗疫詩歌征集”欄目推發梁平《與口罩一起過年》《武漢病了》《庚子年正月初五,聽風》,龔學敏《庚子正月自繪圖》、李自國《我的中國,我們都是這場“戰疫”的戰士我的英雄》,馬飚《在天使趕赴的春天裡》《輪到我了》等詩歌。

  四川省作協副主席、著名詩人梁平寫道:庚子年正月初一,沒有人說拜年,/沒有人還能夠笑容滿面。/所有的表情被牽挂擰成一股力量,/——保衛武漢,保衛家園。/長江一級響應,我們都是這場“戰疫”的戰士黃河一級響應,長城一級響應,/眾志可以成城,在中國就是王牌……

  著名詩人、《星星》詩刊副主編李自國寫道:逆行者是這個春天裡舒展天使羽毛的熱詞/逆行者是這個庚子夜沐浴湖北朝陽的漢水/慢步一條街道,從小區疫情登記的細節出征/回望一座村庄,打開挖路、堆土、封村的紛紛話題/打量一個工地,從大型機械佩戴口罩的家常拉起/雲天萬裡,無眠的前方仿佛是家園春秋/千裡馳援,打更的后院送來陣陣暖風臨盆……

  每天都在關注全國人民的大愛,一直想為武漢,為參與“抗疫”的英雄們寫點什麼,四川許多作家如是說。冬天一定會過去,春天一定會到來,“春天不歌唱死亡”, 四川作家普遍把秉承於心的必勝信念,用文學的表達呈現出來,奉獻給遠方,奉獻給所有人。

  四川詩歌學會會長、四川省作協名譽副主席曹紀祖在詩歌《這個春天恍若一生》中寫道:雨水到來,不由分說�這是春天確切的証明�要洗淨天空與大地�讓陽光如常,溫暖人心 ……三軍可奪帥 ,匹夫不可奪志�為生而死是人性的大善�但春天不歌唱死亡�連老樹也會發出新芽……這是詩人在雨水節氣來臨之際,忍不住內心對春天、對美好的渴望,整首詩對全民抗疫充滿了堅定的信心。

  文學戰“疫”,封面新聞在行動,它為四川作家播種精神食糧提供了堅實的平台。既是新聞人,又是作家、詩人的華西都市報副總編趙曉夢及團隊為此常常工作到深夜。目前,封面新聞已刊發了100多位詩人的200余首詩歌,20余位作家的戰疫散文和小小說,其中,絕大多數作品出自四川作家之手。“武漢挺住”詩歌專輯在封面新聞推出后,引起較大社會反響,傳播了戰疫正能量。其中,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四川籍作家、著名詩人吉狄馬加的長詩《死神與我們的速度誰更快》,在封面新聞首發后,先后被《光明日報》《文藝報》等國家級媒體轉載,中國教育電視台、喜瑪拉雅、新華網、中國作家網等平台錄制了多版本音頻朗誦作品。四川作家何苾的《世界總是睜大眼睛》、王國平的《中華無恙》、唐學深的《我相信》、老房子的《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等詩歌,在封面新聞首發后先后錄制成多個版本的音頻、MV,被“學習強國”、人民網、廣東衛視等媒體轉發和播出。

  《草堂》詩刊和“詩草堂”公號推出“抗疫詩歌”專輯,邀請廣大詩人們廣泛關注奮戰在疫情防控一線的感人事跡,以及發生在身邊的可歌可泣、催人奮進的抗疫行動。到目前,“詩草堂”公眾號已經推出11輯抗疫詩歌專輯。

  小說和詩歌不同,小說的性質可能不利於像詩歌那樣在短時間內完成作家想表達的思想,所以小說在這方面寫作時的“井噴”狀態肯定弱於詩歌,尤其要寫好能打動人心的優秀作品,短時間內,那就更難了。一般說來,隻有經過時間的沉澱,小說家才能在對各種災難包括這次疫情的沉思或反思中有更深刻的表達。

  中國作協會員、四川作家鄢然創作了短篇小說《感染》。寫一個川劇演員將自己在美國打官司好不容易得來的錢,原本是要用於在國家大劇院舉辦個人專場的旦角藝術表演,后被白衣天使們的無私奉獻所感染,毅然捐贈支援武漢。這是一個虛構的小說,但何嘗不是千萬個有良心、有熱血的中國人在這次疫情前的一個縮影。

  中國作協會員、四川小說家李明春,用自己熟悉的方式表達一個小說作者抗擊疫情的態度,及時創作了小說《他從武漢來》。李明春說,大難面前,最能昭示人心的清濁。同樣是離開封城后的武漢,有援建火神山醫院歸來的英雄,有靠金錢鋪路的富家子弟,也有靠權力關系開道的坑爹后人,在各色人物中,作家嘗試將他們的心靈展示在情與愛的天平上,接受一個“剩女”的選擇。愛會遲來,我們都是這場“戰疫”的戰士絕不缺席,情愛與仁愛總是聯袂而行。生活給作家提供了原型,他還生活一個觀照,憑借創作沖動,以細膩生動的筆觸書寫當下,凸顯時代特色。

  全國小小說學會聯盟副主席,四川省小小說學會會長歐陽明的小小說《溫暖的雪花》,以四川組建第一批援助武漢醫療隊為背景,講述了一個小護士夏雪主動請纓、寫下請願書按下血手印的感人故事。既是小說,也是紀實,生動形象地贊頌了四川一批一批援助武漢醫療隊員大愛無疆的奉獻精神。

  為了“武漢加油”,四川作家杜陽林創作了詩歌《愛聚一座城》,在封面新聞刊登后,又被四川省視協朗誦推出。杜陽林創作的小小說《年前的離別》,以醫務工作者為原型,描寫了白衣天使的大愛情懷,有讀者留言:“看到老師寫的故事都流淚了,語言文字的力量也很大!”“能夠用文字再現或者留下這些普通生命的,隻有文筆非凡的你們!”

  此外,在四川省各級黨委和政府的領導下,四川作家積極投身到單位的疫情防控工作中,積極參加社區和小區組織的志願服務。

  巴中市作協及時倡議全市作家立足崗位,積極參加志願服務活動,傾情創作抗疫現實作品。一級響應啟動以來,全市作協有200多人次積極參加社區志願服務活動,創作作品100多篇(首)。

  甘孜州作家協會組織向道孚縣抗擊疫情募捐活動,累計捐贈3萬余元﹔聯合《甘孜日報》舉辦“甘孜作家抗‘疫’情懷”征文活動,截止2月中旬,共征集漢文作品近70篇,藏文作品20篇﹔征文在《甘孜日報》所屬康巴傳媒發布5期,甘孜州文聯所屬康藏藝苑發布6期,“康巴悅讀”微信平台號發布3組優秀詩歌。

  平昌縣文學工作者陳飛、杜剛欽、李國均、吳斌、岳曉等10多人戴上紅袖章,走街串巷,深入街道、社區、小區開展防疫知識宣傳,逐戶排查“四類”人員,小區、我們都是這場“戰疫”的戰士路口卡點執勤值守,全力做好過往人員登記、測量體溫等工作。王麗娟制作防“疫”宣傳標語、展板,在家為職工網絡辦公,為學生家長宣傳疫情知識。

  四川省作協會員、江油市文聯主席廖伯遜, 2月2日上午11點過,接到華中師范大學教授張學標的電話,說武漢蔬菜緊張,江油一位菜農要捐棒菜,但找不到貨車運送,請他幫忙找一輛貨車運到他們學校醫院去。廖伯遜立即與本地宣傳、交通部門聯系,很快解決了蔬菜運輸難題。在協調聯絡過程中,他了解到捐菜的不僅有菜農,還有返鄉人員掏錢買菜捐菜,他們都是汶川地震時得到外地人員幫助的。群眾的知恩圖報感動著廖伯遜,他立即採訪了相關人員,趕寫了報告文學《日夜兼程》,隨后又根據抗疫素材創作了《特殊的婚禮》《重逢》等小說。

  有一個這樣的基層醫務寫作者,他叫姜維彬,四川瀘州市瀘縣一鄉村醫生,也是省作協會員,他一邊給村民治病,檢查體溫,宣傳防疫抗疫知識,一邊“以詩抗疫”。他在《空巷裡的一束光》中這樣寫到:命運的那道光會越過黑暗�他成為空巷裡一幅剪影……

  渠縣和中國許許多多地方一樣,在國、省、縣道設置了交通防疫檢測點,渠縣共16個。這個春節,渠縣交通局局長任小春和全國77萬名交通人一起,戰斗在疫情控制和保障暢通的第一線。他是渠縣幾個檢測點的管理責任人,同時他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我們都是這場“戰疫”的戰士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渠縣作家協會副主席。雙重職責,加倍地付出,任小春在所不辭。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撰寫了散文《三姑走了》,講述了一位抗疫戰士強忍失去親人的痛苦,化悲痛為力量,毅然決然堅守在抗疫第一線的感人故事,對廣大抗疫人員具有激勵作用。

  四川省網絡作家協會要求各市、縣網絡作家協會、全省網絡作家帶頭做防控抗擊疫情的“宣傳員”,帶頭做好個人及家人防控抗擊疫情的“守門員”,帶頭做好參與集會、慶典活動的“勸阻員”,帶頭做好防控抗擊疫情的“記錄員”。同時,在全省網絡作家及網絡文學工作者中開展“網文川軍‘戰疫’同行”作品征集活動,廣大網絡作家積極用短視頻記錄自己在戰疫過程中的點點滴滴。四川省網絡作家協會愛潛水的烏賊、天蠶土豆、雨陽、夜神翼、月斜影清、卷土、隕落星辰、卡之洛娃等及全體理事人人參與了征集活動,其他作家也形成自願視頻接龍矩陣。目前共編發圖文、短視頻作品148件,部分優秀作品被中國作家網、四川作家網和成都市地鐵電視刊播。

  四川省小小說協會在微信工作群召開會長辦公會議,動員會員創作抗疫文學作品。歐陽明、駱駝、廖天元、范敏、王建平等16位會員的作品在《華西都市報》《山西文學》等報刊發表﹔王平中、劉靖安、吳永勝、侯文秀等會員創作的21件抗疫作品,被《百花園》《小小說月刊》《故事會》等刊物留用。據不完全統計,省小小說學會有83名會員堅守在抗疫一線,他們中有醫生、公務員、軍人、教師、工人等等。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駱駝每天更新、編發四川小小說公眾號﹔2月14日,應邀參與四川省青少年作家協會舉辦的第二期線上作文公益講座,為600余名中小學生、學生家長、教師義務講課。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