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曹县电商村

关注:0 次  更新:2021-12-7  生活在曹县电商村

  生活在曹县电商村从菏泽到曹县只需一张四块钱的火车票。火车上,生活在曹县电商村曹县朱洪庙乡的付先生在看本地网红大硕哥的视频。

  赵婧家主打的红军演出服异常火爆,早早卖断了货,自家仓库加工室里雇来的工人正在抓紧制作新一批红军演出服。

  这天早晨,任恒全家人聚在一起备战“六一”。任恒负责发货,妻子负责客服,妈妈做裁缝,姥姥包装,小姨粘贴辅料,岳父做头盔。除此之外,电商广告语还请来了一个亲戚帮忙做饭。

  任恒从初中时便开始帮助家里打理网店。他表示现在的生意远不如以前好做,开店的人越来越多,同质化的竞争也越来越大,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家主经营的士兵服大打价格战,以前280元一件的士兵服现在只能卖一百多元,利润空间大减,他说如果再降价竞争也没办法,只能死磕到底。电商广告语

  李燕自幼家中贫困,初中便辍学,父亲在外做电工,母亲在家种地。2012年开始,李燕东拼西凑借了3000块钱买电脑,一步步打电话询问亲戚如何操作,就这样摸索着开了自己的网店,代卖演出服,赚取中间差价。2015年开始,李燕开始做自己的主打产品——改良版汉服,80元一件。相比于一次性的演出服,李燕的改良版汉服做得更精细化一些,她将上衣、裙子、生活在曹县电商村发饰、发簪、贴纸等包装成套出售,相比于市面上的汉服,她的价格又相对低廉,受到大中小学生的喜爱。每年李燕都会设计3-5个新款,如今竞争加大,她认为得时刻创新,做点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才行。

  赵婧毕业于烟台大学室内设计专业,2011年大学毕业,在烟台工作了八个月的时间。那时候看到村里人做电商有时候一单就挣到自己在烟台一个月的工资,便决定回家乡协助父亲一起创办电商公司。赵婧表示,刚开始做的时候竞争小利润大,生活在曹县电商村自己学的设计专业,也对口承包了网店的美编和运营。同样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律系的老公姜彪也放弃律所工作回来一起创业,目前承包了大集镇申通的物流,近日,单这一家物流日走货量高达六万件。临近“六一”,夫妻俩异常忙碌,将两个小孩交给爷爷奶奶照看。生活在曹县电商村俩人虽在一个村子工作,但也已经一个多月没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吃饭了。生活在曹县电商村

  李宝是土生土长的大集镇人,见证了家乡几十年来的发展。上世纪90年代,大集镇大多数人在做影楼服装和布景的生意,那时候曹县还是贫困县,李宝家中也不富裕,为了让弟弟妹妹继续上学,自己放弃了已经考上的读大学的机会,去青海做了两年的汽车兵,退伍之后,做起了四处奔波的大车司机。2013年,李宝回到村里,跟着其他亲戚学做演出服网店。刚开始开店的时候物流和原料都不发达,每天都得骑着摩托或者坐一小时公交去送快递,有一次李宝看了一个军旅舞蹈,跑到绍兴才寻到合适的布料,创作了销售至今的主打服装迷彩军队演出服。有时候,李宝也会想念开大车的时光,“我还挺享受到处跑着送货的感觉。”

  做馒头是范群英从小就会的手艺,从2012年开始,他和妻子便跑到秦皇岛,开始给玻璃厂里的工人批量供货馒头,3年后,玻璃厂效益不行,夫妻俩又跑到银川。这些年在外跑来跑去也挣到一些钱,但2015年,范群英的父亲检测出肺癌,给父亲看病治疗的费用加上两个孩子上学的学费,挣的钱很快就所剩无几了。2018年,为了能够守着在老家读书的孩子,夫妇俩回到家乡卖馒头,2020年开始尝试在线上卖馒头。妻子刘明翠告诉我们,虽然卖馒头不像卖演出服那样有巨大的市场和利润空间,但是没有明显的淡旺季,电商广告语生意相对平稳,他们两个人忙也刚刚好,不会太累。

  距离县中心20多公里外的大集镇是曹县有名的电商村聚集地,也是全国最大的儿童表演服加工销售基地。全镇共有网店18000余家,表演服饰有限公司近3000家。

  在这里,从不缺乏新入局和想入局的人,有人不远千里来进货,也有人参观拜访学习经验。人们好奇,十几年的时间,一座北方小城如何将电商产业做得风生水起,电商如何改变乡村,又如何改变乡村里的人。

  网络上的人们一边好奇一边调侃,而真正生活在曹县的人们,也同样过着热火朝天的生活。

  沿着万桑路主路一直往南,就来到大集镇,在街道两旁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商铺,布料切条、绣花辅料、衬布厂、电动车、物流、电脑维修等。

  街道上每隔三百米就有一块路牌,上写着“在外东奔西跑,不如回家淘宝”的宣传标语,电线杆上也贴着各种招聘网店运营和美工修图的广告。晌午的大街上不算吵闹,只有时不时拉着废布料头、废纸箱的三轮车和拉着五颜六色表演服的货车在街面上穿梭。

  沿着大集镇的主路一直开,拐进丁楼村一家主卖拉丁舞演出服的公司,徐伟赵金平夫妻俩在仓库里忙碌着,查收订单、客服回复、找货发货,夫妇俩在电脑前和仓库里来回穿梭。对于以儿童演出服为主打产业的大集镇村民来说,“六一”就是他们的“双十一”,这样的忙碌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

  徐伟是山东临沂人,妻子赵金平是当地人,夫妻二人毕业后便留在烟台一家汽车零部件厂做销售和计量,电商广告语每人月收入四五千,工作相对稳定。去年12月底,在烟台待了三十多年后,夫妇俩辞掉工作来到大集镇做演出服网店,赵金平说,她一方面想给正在读大学的儿子打个前阵,另一方面看到村里其他人生意旺盛也确实有些羡慕,电商广告语希望趁着年纪还不大能再闯一闯。

  赵金平的哥哥和弟弟都在村子里开着规模不小的网店,依托于农村之间的亲戚关系,夫妻二人在网上开了店,挂出演出服图片,和弟弟共用仓库拿货,很快就上手了。

  像徐伟夫妇一样想要尽快入局的人并不少,巨大的市场需求和商机吸引着家家户户想赚钱的人。

  大集镇电商办主任张慧说,2011年她刚来曹县的时候,大街上只有两家饭店,其中一家还准备关门了,娱乐场所更是一家都没有,正是因为曹县太穷了,穷则思变,所以大家才开始转型创业。

  丁楼村支部书记任庆生是村里最早一批开始做网店的人。2009年之前,任庆生一直在外地做电工,妻子在当地纱厂工作。夫妻俩最初在网上销售影楼服装,直到广东的一个学校找来询问是否售卖演出服,夫妻俩才发现,演出服的利润远远高于影楼服装。2010年的“五一”和“六一”,节假日演出活动增多,任庆生夫妻俩的网店生意也火爆起来,二人开始转型做演出服。

  2012年开始,开网店卖演出服的人陆陆续续赚到了钱,大集镇电商潮开始兴起。当地规模较小的家庭网店为了节约成本,会选择只开网店,然后根据订单从村子里较大规模网店里拿货赚差价。就这样,村落特有的熟人关系造就了村内货品资源的共享和流通。

  大集镇的电商发展呈现家庭式网店的特点,每个家庭都是一家公司,拥有自己的主打服装,一旦卖爆一个产品,就能供不应求。但爆款服装的出现需要日复一日的研究和创新,也需要一定的运气。

  如今,中国平均每卖出十件演出服,就有七件来自曹县,生活在曹县电商村演出服产业的发展带动了当地多产业发展,物流和辅料产业应运而生,主干街道上饭店也从两家变成了六十多家。十多年来,被改变的除了村庄,还有村庄里的人。

  下午四点,村庄的街道上开始热闹起来,镇上二十多家物流派出车辆去村子里挨家挨户取货,在村庄的部分路口甚至会堵车。

  儿子儿媳回曹县创业,徐伟的父母也跟着从烟台来到了丁楼村,如今在这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给辛苦工作的儿子儿媳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尽管端上饭桌的饭俩人也顾不上吃,但他们还是做得比较丰盛。

  已经七十多的老两口种了一辈子的地,对于儿子的网店和电商事业,他们不懂也帮不上忙,在这里,他们又操回老本行,电商广告语在网店仓库外的空地上种上了蔬菜瓜果和海棠花。

  “以前我们在老家种花生,这边种菜籽”。说起如何种下菜籽,徐伟父亲说得头头是道,面对菜地里的蔬菜瓜果,他也能一一指认出来。谈及儿子儿媳一天到晚在忙的网店,他摆摆手说:“我们不懂网上那个,他们不懂地里这个。”

slogan.wang 搜集整理,百度搜索 “ 标语王